最快更新莫惹农家小闲妻最新章节!

    132

    他在这些日子跟她朝夕相伴的时候,她就能清楚地感觉得到他的紧张,他的心不在焉,和他的杀伐之气。

    但是他还是陪着她,耐心地,走完了这一段旅程,直到将她送到了流云琅琊,安顿好她之后,才离开。

    “傻啊你!先不说战场上还能不能回来,就是这样的战争打个十年八年的,难道你要为了一个随时会陷身战场的人孤独终老吗?”二婶剁了剁脚,急道,“我本还说你自个儿找到了什么良人,能够让你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但是这种有了今天没明天,随时都可能做寡妇的生活,又有什么意思!那还不如跟我走。城东的钱大爷还差一个小妾服侍,我看他银子也不少,而且总共也没几年时间了,你嫁过去,等他如图了。那个大宅子就是你的了。”

    ……

    这是还打算把半只脚踏进棺材里的人都介绍给她的节奏?

    二婶这是要有多缺钱!

    三婶去世后,珠儿也是给她带着的。也不知道珠儿准备要嫁个什么样的人了。

    想想,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只是奇怪的,二婶要那么多的银子做什么?

    卿云月眨巴眨巴眼睛,猛然瞥到流云琅琊的外头,一个少女在对着她微微一笑,卿云月再也没了跟二婶扯皮的心思。一把将挡在面前的二婶推开,只听得二婶一声“哎哟”跌坐在地上。卿云月哪里还管的了那么多,一门心思地对着先前少女出现的方向急奔而去。

    卿云修看着姐姐这么激动的样子,也不晓得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姐姐出去了,他也就跟着跑了出去。

    更重要的是,他隐隐约约地,似乎听到了卿云月听到了她呼唤的声音。

    她口里叫着的名字。

    是。

    卿云星。

    卿云月跑出门之后,就丢掉了那个少女的踪迹,弄得她也不知道刚刚那惊鸿一撇是错觉还是幻觉。如果是云星的话,她为什么跑?如果不是云星的话,那么相似的面貌,她到底是谁?

    如果是云星的话,她就还会回来,会找她,会找云修。

    若是她真的回来了,也不急这么一两日。

    卿云月失魂落魄地转身走回了流云琅琊,但是一切的旋绕,一切紧密的人群,都提不起她的任何兴致了。

    她走回了屋子,云修自然会处理善后事宜。

    至于二婶,左右周围的人都已经知晓这个二婶是为了来打秋风来了的,他们怎么处理,也不会多说半句话出来。所以也不用在意。

    唯一在意的,是卿云星既然没有死,为什么还没回来?或者说,为什么不肯到流云琅琊里来认她这个姐姐和弟弟。

    卿云月靠在床上的垫子上,很快就迷迷糊糊了起来。

    似乎整个人如同浮云一样飘了起来,迷迷糊糊的,她飞到了一个奇异的地方。

    那里是一整片一望无际的黑暗,地上是棕褐色且坚实的土地。卿云星正躺在不远处的一个水晶棺里沉睡,水晶棺透明晶莹,远看去像是给她朦了一层雾气,而云钧则呆呆愣愣地站在棺岸上,面上硬邦邦的,苍白得像纸一样,关节具是直直的不加弯曲,脸上更是没有带着任何的表情。

    她想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然后,水晶棺里的卿云星蓦然睁开了双眼。她的眼似漆黑一片,连眼白都没能多一些出来。整个眼睛睁开之后都是黑漆漆的。

    那黑漆漆的眼紧紧地盯着面前的卿云月,声音强硬木讷地说道,“姐,我好痛苦,帮我一个忙。求求你,就一个忙。”

    卿云月豁然惊醒,额上溢着一层密密的汗水。卿云月伸手去擦,结果手上一层凉凉的湿意。

    是噩梦吗?

    还是有所联系?

    卿云月精神恍惚地爬了起来,心不在焉地吃了餐饭,想着今日云星那张脸会不会出现,又想着云星大致还活着,又给自己强打了几分精神。

    一整天下来,她是没有再见到卿云星的,她开始觉得是不是太敏感太恍惚了,所以用过晚饭之后,收拾了一会儿,就往床上躺着去了。

    躺在床上,忍不住细数了一天的过往。一遍,很正常,两遍,没什么稀奇……三遍四遍五遍,她又猛然觉得,似乎有一双眼睛,在阴暗处紧紧地盯着自己的感觉。

    这么一想下去,她又觉得这时间又是何其恐怖!

    一日两日不成眠,她只是染上了些黑眼圈,只是这眼圈久了,她却几乎崩溃了。

    那种时时有人盯在后背处,让人不敢松懈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了!

    直到……有一天,有人在夜里敲响了流云琅琊的大门。

    守门的侍从打开门后,发现门后面的是一个无瞳的女子,她说,她要找卿云月姐姐。

    无瞳,也称之为邪魅。她们看不见世间繁华,但是那一双无瞳,却能看尽世间沧桑。而但凡她们的出现,必然会伴之一场倾世大乱。

    有人指名道姓地要找卿云月,侍卫也不敢怠慢。但这样的深夜里,他们也没有连夜去打扰卿云月安歇的权利。所以他们让无瞳女在门口处休息了一晚上之后,才将事情禀报给了卿云月。

    卿云月一听侍卫的描述,心中立即大喜。

    是小巧子来了!

    凤舞城里那个无瞳的,可怜兮兮的女孩子。

    卿云月立即让人将她请了进来。小巧子的身上很脏很脏,卿云月让人给她换了一身衣裳,又让她洗了一身热水澡。整个人立即就是一副可爱乖巧的样子出来了。

    小巧子怯怯生生地盯着卿云月的肚子,然后笑眯眯地说道:“弟弟很可爱,很聪明。”

    卿云月起先没有反应过来,但当她看到小巧子的肚子的时候,才恍然知道小巧子说的是自己腹中的孩儿。当即嗔道:“孩子还小,这会儿怎么就知道是弟弟妹妹了。”

    两人后来又说了些话,卿云月这才知道,当时她跟夜枭两人走得匆忙,没有来得及带上她。更何况,凤舞城里有薛青城主持着,她也不担心小巧子会受什么委屈。相反的,在薛青城的带领下,小巧子也成功地成为了他手下的大将之一,为分担了不少事务。

    小巧子的眼睛虽然看不清楚,但是脑子和心思都灵活透彻得很,最最重要的是,她的无欲无求,她的一心一意,也正式薛青城最最重视的东西。

    只是不久,就在卿云月和夜枭离开的不多日子,她辞别了薛青城,开始了前往流云城的道路上。

    也亏得卿云月因为身体的不适,在路上走得慢。所以事实上两人前后并没有相差太大的时间到达。

    有小巧子的到来,卿云月多了个说话的人,心情转移下又好了不少。

    当她说起那种有人时时在背后窥视的感觉的时候,小巧子略微沉吟了片刻,便决定跟卿云月吃住在一起。

    到了这里,卿云月的心大概地安定了下来。

    也许是她缺少个说话的人,又也许是她太紧张太害怕的缘故。

    自从小巧子搬来跟她一起住着以后,她倒是没有再做噩梦了。

    小巧子的一双无瞳之眼,很快就在流云琅琊里惹出了一番议论。或者说是流言蜚语。

    传说,无瞳之人是灾祸的象征。

    而最近流云琅琊里新出现的一个叫做小巧子的姑娘,正是无瞳!

    小巧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她只是时而突然地消失,然后又出现。世界就像是以一种奇怪的轨迹运行着一样。

    直到……有一天,前线传来的消息。

    赫然轰动了整个沧澜国。

    摄政王,沧澜国的战神,也是暗宫宫主——夜枭。

    在某一天夜里,被袭身亡!

    卿云月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双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她不敢相信这样的消息,但是,似乎,整个城里都在议论着这个事情,又不像是假的。

    她颓废,她无力。

    明明他那么厉害的,他是修炼者,他不可能就这样轻易地……轻易地离开她。

    可是街头巷尾,一句一句,一字一字,都在说着他的死亡。

    街头巷尾,渐渐地开始布起了粗布白纱,为了纪念沧澜国的这位战神!

    一道身影从她的视线里一闪而过。

    卿云月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最终难以承受这样的刺激和打击,直接晕倒了过去。

    那是……

    那竟然是!

    卿云钧健壮而稚嫩的身影。

    她记得他的背影,记得他的手上因为一次打猎,划出了一道大口子。她本来想拎着他打回来的小狍子拿去给他看大夫去的,结果被他拦下,说是狍子是给她和弟弟妹妹们补甚至用的,那点伤已经止血了,包扎包扎就好了。

    后来他说什么都不肯把狍子拿出去换钱。所以最终留下了一道狰狞的疤痕。

    那道疤痕,她记得清清楚楚。跟那从她面前一晃而过的疤痕绝无二致。

    卿云月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然后头脑一阵阵地眩晕,倒在了街市之上。

    “姑娘她怀有身孕,但是最近似乎休息不太好,孕象有不稳的迹象。我这里开服安胎的方子。你们平日主意着她一些,以免小产了伤了身子。”

    ——这是她醒来时,迷迷糊糊中听到的嘱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