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皇后 第10章 春日游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转眼间,一个月又过去了,朱厚照和朱秀荣,坐上了飞往南京的飞机。

    从机场下来之后,两个人停都没有停,就直奔明朝十三陵。

    由于明朝的陵墓现在都已经成为了国家保护旅游景点,因此,朱秀荣和朱厚照也没有进去,只是在明朝陵墓的外头,默默的拜祭。

    “荣荣……”拜祭完之后,朱厚照看着陵墓的方向,轻声说,“在小的时候,我只觉得,爸爸是非常爱妈妈的,因此,才会愿意乐意做出那么大的牺牲,放弃那么多,只为让妈妈留下来。”

    来到现代三年,朱厚照对父母的称呼也完全扭转了过来。

    “可是,在现代三年之后,我觉得,妈妈对爸爸的爱,做出的牺牲,并不比爸爸少。”

    “哦?”朱秀荣挑眉,转头看着自己的哥哥。

    “荣荣,你知道吗?在现代生活了三年,你现在哪怕拿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都不愿意回古代了。”

    朱厚照的双手插在风衣里,轻笑:“现代有那么便利的交通,有空调,有电视,现在还有那么方便快捷的网络,我还可以沉迷网络打游戏。”

    “想吃什么水果,也就是一个顺丰快递的事情,而古代……”

    “这隔了几百年的科技发展和生活质量的飞跃啊!”朱厚照啧啧感慨,“而妈妈,居然舍弃这些,甘心留在爸爸身边。”

    “这如果不是爱到骨子里,怎么可以做出这样大的牺牲。”

    “那的确是!”朱秀荣笑着点头,对朱厚照的这番感慨,倒是非常的赞同。

    朱秀荣跟着哥哥在古代呆了三年,在古代的三年中,朱秀荣没有一天不想念现代的。

    在古代,哪怕是皇帝的生活,都比不上现代的一个中产的生活。

    更何况朱秀荣和朱厚照在现代,是上亿身家的富豪。

    “荣荣,我真的挺羡慕父母这样彼此爱到骨子里,一辈子只有唯一的爱情。”朱厚照笑着看着远处的陵墓,“真希望,我们兄妹,也能够碰到这样的爱情。”

    “如果这辈子能够碰到,我也愿意,耗尽我的一切,只为让她陪在我的身边。”

    朱秀荣站在一边,轻声笑着。

    “哥哥,你听,有人在背诗。”朱秀荣笑着拍着哥哥。

    “春日游,杏花满枝头,陌生谁家年少,足风流。”

    “妾将拟身嫁与,一生休,终被弃,不能羞。”

    清朗的声音,悠扬的宋词,缓缓飘在空中,朱厚照和朱秀荣,看着远方明朝的陵墓,听着宋词,怀着美好的愿望,笑容,飞散在空中。

    (全文完)

    *******************我是交代一下宫中假的张皇后的结局的分割线******************

    张嫣跪在乾清宫的外面。

    她头上的钗环已经全部卸掉,惨白的脸上也没有一点妆容,风雨中,她的身影,飘零的吓人。

    “太后这是做什么?”乾清宫门口,朱厚熜负手站立着,冷冷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张嫣,“太后这般大礼,朕可承担不起。”

    “皇上,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张嫣跪在地上,泪流满面,“皇上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求皇上饶了我两个弟弟的命吧!”

    “我们张家什么都不要了,只求能够保住我两个弟弟的命。”

    张嫣哽塞的说不出话来,她头低了下来,拼命的磕着,冰凉的青石板上,顿时被张嫣额头上的鲜血染红。

    朱厚熜也不说话,只是懒懒的看着不停磕头的张嫣,当看到张嫣已经摇摇欲坠跪不住了,才懒懒的伸手,让身边的太监把张嫣扶了起来。

    张嫣额头上的血迹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脸上鲜红一片,在夜空中看着分外吓人。

    对自己的吓人,张嫣倒是不自知,她死死盯着朱厚熜,眼睛中,都是期盼的光芒。

    “太后,国有国法。”朱厚熜似笑非笑的看着张嫣。

    张嫣一个踉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重重往后摔去,倒在身后的宫女的身上。

    这样冰冷的笑容,张嫣眼睛都红了,她知道,自己的哥哥,是彻底的没救了。

    朱厚熜看着这样的张嫣,倒是没有说话,眼睛中的讽刺,更加浓了。

    “太后娘娘……”静静的欣赏了一下张嫣狼狈的模样,朱厚熜带着几分讽刺,缓缓开口,“假的永远成不了真的,既然是个摆设,那么,就一定要安分守己。”

    “若是不安分守己,那么,朕做出什么事情,都是可能的。”

    “你所有的,也只不过是一张脸。”朱厚熜冷笑,“假的永远就是假的,想要得到真的的一切,你,还不够格。”

    一句话说话,朱厚熜没有再看张嫣一眼,转身离开了。

    张嫣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掩面哭泣。

    而与此同时,在京都的牢房里。

    由于恐惧和后悔,张延龄已经哭的昏了过去,而相对于弟弟,张鹤龄,倒是多了几分冷静。

    只不过,他的冷静,也只不过是认命了。

    毕竟,明天,就是行刑的日子了。

    看着窗外的星空,张鹤龄却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跟着姐姐去找郑金莲的那一天。

    那一天,在郊外的寺庙抽的签,当时不觉得,现在看起来,真的是一语成谶。

    张嫣的确当了皇后,现在,也当了太后。

    而她的不安分守己……张鹤龄低头看着晕倒在地上的弟弟,再看看自己身上的囚衣,只能苦笑。

    也许,一切都是命吧!

    张鹤龄自嘲的笑笑,坐在地上,拿起了狱卒送来的断头饭。

    这,是人世间的最后一餐了。

    张氏兄弟被行刑的消失传到宫中,张嫣顿时重病不起。

    嘉靖皇帝对先太后的冷落,后宫的人是都看在眼里的,因此,张嫣病重的时候,也没有谁来照顾她。

    张嫣撑了几天后,就离开了人世。

    “张妍……”人生的最后时刻,张嫣苦笑着看着镜子中自己的脸,口中,却是念着另外一个名字。

    “希望下一辈子,我不再是任何人的摆设和替代了。”默默的吐出最后一句话,镜子,从张嫣的手上滑下,重重的摔在地上,碎成几片。

    “孝宗皇帝的身边人,都离开了呀。”

    张嫣下葬的时候,宫内服侍的老人感慨,语调中,尽是几分苍凉。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他的这份苍凉,完全是没有必要的虚妄。

    真正的张皇后,已经陪着孝宗安息在陵寝,而“离世”的正德皇帝,正在另外一个时空,开心潇洒的活着。

    所有的事情,都烟消云散,默默的埋葬在时空。

    但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夫一妻,却是永载史册。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