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秋的夜,带点寂凉的味道,丝丝银白的月光点缀在她雪白的脸庞,感觉竟显模糊而透明,更令他分不清是幻影、梦境或真实。

    等不到他开口,罗凯鉴不得不厚着脸皮问道:“不欢迎我吗?”

    “嗯?”真的是她的声音?不是他的幻觉?顿时,他有丝慌乱,“不,怎么会?随时、都欢迎、欢迎……”

    反正再过不久,她就会是这里的女主人,不过是提早几天“登基”和“就位”罢了。

    “谢谢。”她场起嘴角,微肿的眼凝着他,“你不请我进去?”

    “啊?”明显怔忡了下,他手足无措地让开一条通道,“请、请进。”

    毫不犹豫地越过他进入屋里,错身之际,熟悉的清香窜入他的鼻间,引来他一阵心悸,眉心不由得紧蹙起来。

    她怎么知道他在这里?又为什么来找他?不是已经明白拒绝他的感情了,何苦再添他一笔苦恼?

    罗凯鉴张望着屋里的每一个角落,空旷的空间有的是未装潢前的清爽和单调,却没有她想像中,“应该”会出现的女子行踪。

    视线落在屋里唯一显得较为凌乱的地方,是桌上一堆杂乱的纸张,远远看,白白的纸上黑黑的一坨一坨,不晓得写了或画了什么,她不由自主地往桌边靠近——

    阎子厚心绪如麻地关上门,转眼间发现她往桌前移动,他心口一提,一个箭步猛然抽走自己鬼画符般,画有店名的纸张。

    “不可以给我看吗?”罗凯鉴的大眼水亮亮地凝着他,清澈的眼底看不到任何一丝想法。

    阎子厚深吸口气,把杂乱的纸往身后一藏,霍地退一大步,艰困地摇着头。

    他还来不及准备好自己紊乱的心情,没有办法在此刻向她承认,自己一厢情愿的企图为她完成梦想的“义举”,他需要更多的心理建设……总有一天得承认,但至少不是这个时刻。

    “为什么?”她问。

    没办法看她那令自己揪心的容颜,他涩然地闭了闭眼。“你以后、就知道了……”

    身后的纸张杂乱不齐,有的被他紧握着,有的,则要掉不掉的依附着“同伴”一起颤动着;不在他设定的范围之内,摇摇晃晃的,迳自飘落一张贪玩的草图,在他来不及反应之际,已然被她迅速拾起——

    “大、西、瓜、的、火、锅、店。”她一字字念得清晰,在空旷的屋里更隐隐有种回荡的错觉。“如果我猜得没错,应该是为我起的店名吧?为什么我不能知道?”

    说不感动是骗人的。

    早在纸张飘落之前,她就已经看清纸上的字样,她只是希望他能亲口坦言,之所以为她所伤,却又主动为她筹备店面的理由。“我……”他又退了一步,仿佛眼前心爱的女子,瞬间化身为恐怖的蛇蝎魔女,令他无法坦然面对。“别问了。”

    他没有任何理由,只不过想为她做点事而已。

    抿抿唇,她再次环顾屋内的每一个角落,就是不曾正眼落在他身上,“我喜欢这里,跟我想像的一模一样。”

    “……喜欢就好。”始终盯着地面,好似地上全是9999纯金打造的昂贵地砖,他竟提不起抬头看她的勇气。

    怕自己冲动地承认潜藏的心意,怕自己情不自禁地不让她离去,只消再看她一眼,他就再也管不住自己的心。

    “可是我不喜欢——”最终,她还是移不开眼,泛起水雾的明眸瞬也不瞬地凝向他,“‘大西瓜的火锅店’这个名字。”

    胸口一揪,他硬挤出一个浅笑,那是她见过最丑的笑容。

    “嗯,你一直不喜欢……‘大西瓜’这个绰号……”他怎么会忘了对她而言,这个最介怀的心结呢?偏偏还是触碰到她的禁忌。

    “我喜欢。”她陡地说了三个字,双颊竟泛起可疑的粉色。

    “啊?”冷静的头脑当机了,他无法理解她的语意,不自觉地呆愣抬头看她。

    “我说,我喜欢‘大西瓜’这个绰号。”向他靠近一步,确定他没有任何退缩之后再进一步。现在她抬起下颚就可以清楚地看清他的五官。“可是我不喜欢‘大西瓜的火锅店’这个店名。”

    他的眉紧紧蹙起,随着她的贴近而惴惴难安。

    这是什么情况?什么时候开始,她竟也会喜欢“大西瓜”三个字,他依稀记得,为了撇清与西瓜之间的任何关联,她从来不吃西瓜,甚至连西瓜汁都不碰,是什么令她转性了?

    “那……”呐呐地开了口,才发觉自己根本还没想到该说些什么。“那就麻烦你自己想了。”他没有更多的心力去揣测她的想法,或许,王志骏还比较了解她。

    他匆匆走回桌前,由抽屉里翻找出一堆类似资料的卷夹,放到桌上无所事事地翻动着,“这些食品公司的资料,他们有各式火锅所需要的食材,我把它们整理好了,以后,你……你自己决定跟哪些厂商配合。”

    “我决定?”站在他身后一步的距离,她问着眼前背对着自己的高壮男人。“那你呢?”

    他闭了闭眼,没有回答。

    不行了,他不能再待在有她的地方,他害怕自己终究忍不住搂抱她,甚至做出她不愿意跟他做的任何事——

    “我……我出去透透气。”几乎是逃难,他越过她疾步往门边走去。

    “猴子。”熟悉的呼唤定住他的脚步,就在伸手即可碰触到大门的前一刻,“你已经没办法忍受和我同处一室了吗?”

    痛苦地眯起眼,理智和情感像两股强大的拉力,轮番绞紧他的心脏。

    “你想太多了。”极沙哑地,安抚似的,他轻声说了五个字。

    再次走近他的背,她终于伸手由背后抱住他,小脸贴上他厚实的背脊。“你为什么不问我,我喜欢什么样的店名?”

    任何不明白的事全明白了,在看到他在纸上费尽心思,一笔一划地刻印着那些字,她想佯装不懂都不行。

    这个男人从来不邀功的,他只是默默的做着他认为该做的事,她却盲目的看不清他的好,他的体贴,一迳儿将他往外推,差点将他推离自己的世界。

    没有他的日子好可怕,空洞得吓人,她体验过了,在他离开的这个星期,她每天都备尝孤寂的滋味,即使家人的关怀和温暖随时围绕在她身边,她还是感觉好空虚——

    “小鉴!?”他不敢置信地盯着环在腰间的白嫩手臂,以为自己神智不清了,才会有如此不切实际的幻境。

    “问我呀!”她磨蹭着他的背,感觉衣料上染上颊畔的湿意。“你为这家店做了这么多,至少让我帮点忙。”

    漫天波涛在阎子厚胸口翻搅,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轻叹了口气,原来顺从也会变习惯的,他就是无法拒绝她的要求,即使只是一个问句。“你……想给这间店一个什么样的名字?”

    “‘猴子和西瓜的家’。”她羞赧地环紧他的腰,这样表达够明白了吧?

    “什、什么?”不可能!他的眼瞪得好大,全身僵直不堪,他一定连耳朵都产生幻听了,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么美妙的转变降临在他身上!?

    别再作梦了,阎子厚,面对现实吧!

    “人家说得够清楚了!”缠着他的腰绕过他的腋下,她抬高赭红的小脸望着他。“我要这家店的名字叫‘猴子和西瓜的家’。”

    他狠抽口气,眼里满满是不敢置信。“你……你想清楚,这店名……不能、不能乱取的……”他忍不住要结巴了。

    “我没有乱取。”美眸盈满水波,她确信自己再认真不过了。“除非你不要我了;如果你不要我,那我也不要这家店。”

    “我要!”怕机会稍纵即逝,他紧紧抓住她欲松开的手。“我怎么可能不要你?”

    “真的?”羞涩地睨他一眼,她随即小脸低垂。

    抬高她的下巴,深情地眼凝着她的羞意。“你……确定你不是一时冲动?”

    他好怕!好怕一切冀望到后来变成一场空。如果这只是一场会成空的幻梦,他宁愿现在就打碎它,而不要等待一颗心已经无法拼凑时再来面对这痛苦。

    “你是吗?”她反问。

    “当然不是!”他从来不做冲动的事……呃,那一夜除外。

    “那我也不是。”把玩着他胸口的纽扣,她笑得甜美而灿烂。

    再也忍不住心头的狂喜,他陡然抱起她飞舞似地旋转,让她的长裙漾起一阵阵美丽的裙波,交错着她的尖叫和笑声,他的心都要飞扬了。

    “别这样!”她又叫又笑,晕眩的脑袋分不清是因为旋转不是过度兴奋。“猴子,我头晕啦!”

    微喘着气将她放下,他不放心地再次确认。“你,真的是我的大西瓜?”

    “我是你的大西瓜。”娇艳瑰丽的唇瓣,噙着娇美无比地诱人笑花。

    “只属于猴子的大西瓜?”天!他不想这么没安全感的,但他忍不住!他需要更多的承诺,好证明她不会再三心二意。

    “你好贪心。”她用指尖勾搔着他的胸口,轻轻浅浅、若有似无的撩拨他。

    “是不是?”按捺不住心口的骚动,他攫住她使坏的小手,黝黑的深瞳紧盯着她不放。“你是不是?”

    “是,我是只属于猴子的大西瓜……唔!”

    压抑的唇狠狠地吻住她张合的小嘴,他几乎以为这辈子无法再尝到这迷人的滋味了——

    她是他的!她亲口承诺了,她属于他,她是他专属的大西瓜!

    炙人的吻迅速融化彼此间所有的猜忌和伤害,他们不再满足于唇舌相缠的热吻,各自手忙脚乱地为对方卸除肢体相贴的阻碍。

    搂抱着她不断亲吻,阎子厚借着身体的移动,将她不着痕迹地带往内室。那里有他暂住的房间,虽然来不及装潢,但至少是个较舒适的空间。

    沿途丢置在地上的,是越来越贴身的衣物,男人的衬衫,内衣,长裤,舒适的四角内裤,女人的长裙,上衣,胸罩甚至蕾丝底裤,都被无情地扔在地上,留下一条由衣料构成、迫不及待的轨迹……

    “你不后悔?”直到两人前后赤裸地跌进柔软的床铺,他的安全感还没得到彻底地满足。

    “我没有后悔过。”包括来找他,向他坦承心意,她没有一丁点的后悔。

    坏心地咬了咬她的嫩唇,他还记得她在心下烙印下的伤口。“可是,你却要我忘了那一夜。”

    动容地亲吻他的脸颊,她发现自己竟已恋上这个男人的味道。“你忘了吗?”

    “我忘不了。”细碎的吻花落在她的颈间,锁骨,一路无止尽的往下蔓延。“你的唇,你的手,你的胸部,甚至还有……我全部记得清清楚楚!”

    “啊……”她难耐地扭动娇躯,毫无抵抗地承接他的热吻,“你坏,色猴子!”

    “我没办法!”含住她胸口娇美的红花,感受她在自己的唇舌间绽放,双手忙着挑起她不甚熟悉的欲火。“你不能要求我忘记,那是太残忍的酷刑。”

    “猴子……”她忍不住轻泣,为他不安分的所有举动。“原谅我曾经伤害你……”

    “不。”拉开她的长腿,焦躁的指迫不及待地探入她的水嫩,“不原谅你,只要不原谅你,你就会因为内疚而离不开我。”

    无法忍受再度失去她的任何可能,即便她是带着内疚的心情的回到他身边,他也绝不再放手了!

    “呜……”她摇着,微愠地吻咬他的下巴。“你知不知道你走得这么急,害我哭了多久?我才不内疚呢!”

    “你哭了?为我?“”心疼的眼对上了她,温柔地亲吻她地鼻尖。

    “唔……”她像条水蛇般扭动不休,又气恼他怀疑地语气,凶狠地咬住他地肩。

    “嗯!”他闷哼了一声,抽动的指报复似的加重力道,“你干么咬我?”

    “你以为……我为什么来、找你?”阻止你了下腹直通而来的热潮,她喘着气抗拒他所带来的快感。

    “我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到现在他还厘不清她的心意。

    “大姐说……你喜欢我。”水眸溢出珠泪,她抑制不住体内的抽搐,凝缩。

    “不,我不喜欢你。”瞧着她的媚态,听着她的娇吟,他的眼渗入不容错辨的笑意。“凯倩说谎,我一点都不喜欢你。”

    “嗄?”她傻眼了,在高潮来临的此刻,她真真切切地怔住了,“你……半点都不喜欢我?”那她现在这个样子算什么,荡妇吗?

    “不要怀疑你听到的。”他挑高浓眉,眸底的笑意更深了。“我一点都不喜欢你。”他再次强调。

    “呜……”罗凯鉴忍不住哭出声音,推开他直坐而起,小手忙着擦拭脸上的泪液。“那怎么办?人家已经来不及收回对你的感情了……”怎么会这样?她到底是哪里搞错了?!

    “你……对我、有感情?”他的心狂跳着,问得战战兢兢,声音都要发抖了。

    “不然呢?”她可怜兮兮地瞪着他,可惜脸上的眼泪,鼻涕大大地降低了她的气势。“我又不是犯花痴,犯得着把自己送上门来给你吗?”

    “小鉴……”全身神经受到至高无上的抚慰,他形容不出此刻激荡在心中的热流。

    “都是你啦!”她迁怒了,抽抽噎噎地指责他的不是。“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要对我那么体贴?你不喜欢我,为什么什么事都要顺着我?”

    “我爱你。”再也藏不住淹上喉咙的感动,他终于松口了。

    “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让我爱上你?”她哭糊涂了,根本没听到他爱的告白。

    “我爱你啊,小鉴。”舍不得她斑斑泪痕,他用指尖抹去她的泪。

    “讨厌鬼!不要对我那么好!”对他的声音充耳不闻,她完全不晓得自己遗漏了多重要的信息。“你不喜欢我,就不要对我那么温柔,我……哇——我不管了!你要对人家负责啦——”越想越伤心,她索性放声大哭。

    “小鉴。”心疼地搂紧她,他的心被她的泪水折磨得一塌糊涂,“我爱你!我这所以说不喜欢你,是因为‘喜欢’两个字根本不足以形容我对你感情!”

    罗凯鉴怔忡地赖在他的胸口,由他的胸膛的共鸣,她终于接收到他要传达的讯息。

    “你、你说什么?”她将他推离一臂之遥,呆呆地瞪着他。“你说你爱我?我没听错?”噢!天啊!超级大惊喜!

    他好气又好笑地摇着头,“你没听错,我爱你。”

    “真的爱我?你真的爱我?”她湿着一张泪脸,傻傻地笑了。

    无力地睐她一眼他轻叹一声。“是,我阎子厚真的爱你罗凯鉴。”

    罗凯鉴霍地噙着笑,正经八百地直盯着他瞧。

    “干么?”瞧得人家心里发抟咧!

    “你不是说你爱我吗?”狠瞪他一眼,她真想为自己的勇气喝采。“那你还愣着干么?”

    “啊?”傻瓜易主了,这回附身到阎子厚身上去了。“什么意思?”

    她笨拙地拉来薄被盖住娇躯,无限娇羞地轻声低语,“笨猴子,人家都脱光光在你床上,你还坐在那边做什么?”

    啊哈!脑袋里的电灯泡发亮了,傻瓜开窍了。

    蛰伏的野兽觉醒了,他以饿虎扑羊之姿直扑而上,将罗凯鉴那只小绵羊吃干抹净,被啃得尸骨无存。

    漾起的,是满室春意和无边春色。还有或轻或重的粗喘呻吟,加上一世的承诺——

    激情过后,吻痕斑斑的罗凯鉴不依地拍打阎子厚的肚子。“你看啦!臭猴子,这么粗鲁,把人家白白地皮肤弄得一点一点红红的丑死了!”

    “不会啊,我觉得很漂亮啊!”他可得意了,满足地看清她身上印满属于他的印记。“不然去洗个澡,我帮你洗好不好?”

    “不要,你哪有那么好心?八成不安好心眼。”咦?她好像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敛……

    “美女当前,当然不安好心眼。”他乐了,拉着她下床,直往浴室里拖。

    “臭猴子,我不要洗澡啦!”洗澡?洗澡!?洗澡!“后!你给我说清楚!昨天帮你接电话的女人是谁?”以蛮牛般的力道反拖住他,罗凯鉴差点没泼妇骂街。

    “谁?哪个女人?”阎子厚满头雾水,搞不清她在清算哪一笔帐。

    “昨天下午啊……”她不想当个妒妇,但她实在忍无可忍。

    “昨天下午……”他认真地拧眉思考,好一会儿才灵光一现,“原来那能电话是你打的啊?又没有来电显示,我还当是谁呢!”

    “是谁?还有哪个女人会拨手机给你?”她气坏了,跳起来抱住人的脖子,猛咬他的耳朵。

    “敛,知道我手机号码地人那么多,我哪知道谁什么时候会打给我?”他赶忙托住她地俏臀,免得她的小屁屁去亲吻地板。“你别逗了,昨天接电话的是周旭康他老婆;周旭康你记不记得?每次都在吃饭的地方遇到的那个……”

    “那个大饭桶?”就是笑得特别热情的那个,她记得很清楚。

    “对,那个大饭桶。”他苦笑,趁她不注意,抱着她往浴室走去。

    未几,只听见浴室传来震天的吼叫——

    “臭猴子!不要再来了!我没力气……啊……”

    然后就是一连串的啊、叹、一、噫、噢、呜——小心长针眼。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