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小说 > 都市言情 > 石新娘 > 尾声

石新娘 尾声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隔年春天长安处处见到了柳青色,五月新爽的天气,紧挨着皇城的崇仁坊也是绿得盎然。

    这一带多有富丽的府第,唯眼前这座青石宅院,却不见华丽,满园的绿荫,倒有一种特别的幽雅之气。不过真正特别的是,这宅院是皇帝赐的。

    清静的院子给一片奔到的马蹄声惊动了,开出铜环大门,一名年轻英武的紫衣将军跳下马来,正是魏可孤。

    去秋在金銮殿上,李世民扶起他,爱这少年英才,执手舍不得放。几个月后,吾归附,底定了大事,西征大军跟着回了京,殉职的潘大人,谋反的厉将军,朝廷按功过一一发落后事。

    领着几项的功荣,可孤受封为武卫将军,赐绢七百匹,皇帝赏识他,留他在身边,知道他有新婚之喜,又赏下一座宅院……尽管夫婿得了这些荣宠,梅童对于李世民可还是没什么好感,直到寻到了窦谦坟前,如是李世民事后赐葬,心中一口怨气这才平下去。

    这时候可孤尽自把缠绳抛给随从,便匆匆跨过石庭,寻往后房,一路“夫人、夫人”的呼唤。

    厅堂中,帘子一掀,先有一缕郁郁的香气飘出来,即使到现在,特属于梅童有的这缕芬芳,仍旧薰得可孤陶醉。他定了定种,已见梅童轻转了出来。

    她不变繁复,梳个松髻,只有斜斜一支玉搔头,映着发光,她穿葱黄绣衫子,长补曳地,裙上级出小簇的折枝花朵,脸上淡淡匀了些胭脂,一把纯扇执在手上……便只这样,便有了夺人日光的丽色!

    她多几分少妇的韵味了。去年此时,她是怎样的百般抗拒做一个将军夫人,如今却只有将军夫人这份位衔,是她生命的归宿。然而,她看待位衔总是淡然的,真正放在生命里的,是做将军的那个人……她的郎君。

    这会儿一见郎君,梅童的唇色、眸底都有柔情的笑意在泛流,可孤才刚定下的心种,又让她给挑动了,一阵阵发紧。老天,他简直不知怎么说明爱它的那种心思!

    跨一大步上前,把人纳入怀里,吻过她的眉眼,又去吻她的唇,喃喃问她今天一个人在家可好,喃喃说着他在朝中不知怎地今天特别的想她……早做了恩爱夫妻,什么样的亲热没有过,梅童这日却忽然害臊起来,脸儿红馥馥,左右闪着他,一支发瞥落下来让他按着,梅童便又轻骂:“也不羞,一回家来便抓着人又搂又抱,把人家的赞子都弄掉了!”

    可孤笑着放开她,哄道:“好娘子,我来替你赞回去。”

    取过一面背铜镜子,一支替子在发上左挪石移的,男人手脚笨,反而把好端端的发髻拨乱了,又惹来一顿项。

    小俩口笑闹一阵,梅童抢过铜镜,自己端详。是镜光闪动的缘故吗?恍惚她瞥见镜里面可孤有股不安的种色。现在他有最轻微的一点变化,她都会觉察。

    慢慢把镜子搁在一旁的朱漆小案上,梅童瞧着他问:“怎么了吗?”

    可孤的面色变得有些纠缠,话也说得支吾,“今天我在朝中听得一个消息,伊……伊吾有文王室队伍要到长安,朝观天子来……”

    她明白了。绒扇闲闲摇起来,一双明艳的眸子却盯住了他问:“怎么?担心撞上你那位曲曲公主,不知如何面对人家?”

    可孤让她道破了心事,轩昂的眉宇登时一片尴尬,发窘地说:“好娘子,别取笑我了那把带着幽香的扇子敲他胸口一词,“你呀,担心得太迟了,”梅童娇声道:“人早上门来啦。”

    蓦然听见一声“可孤哥哥”,帘子后头幽幽走出个人来,可孤胸头猛一撞,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会儿立在他家厅堂的,便是刚才他还摄孺在心里的曲曲公主日好像全没看见可孤的那副手足无措,那副窘样,梅童摇着扇走了两步,翩然回头,顾盼它的时候,带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

    “你两人叙一叙吧,”她一行移步往外走,一行说着,“长工晌午来说,园子的粉牡丹新开了几株,我还没抽出空儿赏艳去呢,趁这会子去瞧瞧吧。”

    “梅童,梅童。”可孤叫了惶恐的雨声,却也留不住她。

    廊上似乎听她在咕侬:“这块丫头好大的胆子,这样闯上门来,都不怕我活剥她的皮,握着我的手叨叨絮絮的,倒像失散的亲人又见了面,一个鬼丫头,对上了一个痴心的傻汉子那低微扑防的一声,也不知是不是她在暗笑。她走远了。

    厅堂这边,可孤回过头,曲曲立在那儿,有种娇怯怯的模样,连髻上一把金步摇也是忐忐忑忑,像一个人心种不宁。她穿紫锦衣棠,银丝的腰带束得腰肢窄细,他发现她瘦了,不住第一句话便说:“你……瘦了好些。”

    曲曲抚了抚脸,轻声道:“可不是,我是瘦了……”

    由伊吾回到中原,这几个月间,可孤不是没想过曲曲,想到她的心情,却又纷杂难言。

    有梅童为妻的人生,可孤已是心满意足,即使是刚得来的荣华,那也是身外物,他人生实实在在的满足,都是从梅童身上来的,只不过……偶尔一掠曲曲的影子,会是耶心满意足当中,微现的一个黑点……这时候出乎意料的见到她,情绪转折之余,又脱口傻问一句,“曲曲,你、你怎么来了?”

    她两扇睫毛抬上又抬下,双手捏弄着银丝腰带,咕侬道:“你离开伊吾的时候,忘了一件东西,我给你送了来。”

    “什、什么东西?”可孤惴惴地问,感到不确定。

    从她怀里掏出一方锦帕,她悄悄走到他跟前,拉起他一把大手。他只觉得眼前光华流现,一只绿棱棱的玩意滚人手心正是当日在伊吾宫中,在他指间欲人而未人的绿宝石婚成口

    “这这”可孤望着戒指,望着曲曲,心悸地,结巴地,没法子说话。

    曲曲也不理他,忽忽一笑,往外走去。“窦姊姊说什么来着?园子开了牡丹花,我在伊吾便听说长安有这花中之最,我也随窦姊姊瞧瞧去……”

    到了厅口,她又同眸,斜睇着呆在那儿的可孤,“你手上那贵重东西,该怎么收存,怎么放,你可好好想想。”

    她一笑,眉梢眼底又有了旧日那刁俏样子,迥身走了。

    可孤太心慌了,完全不敢去揣测曲曲的,甚至是前一刻去了他走的梅童,任何一个的意思。捧着那只宝石,可孤追着两个女人出去。

    追到了曲廊,远远见到迄逻在牡丹花问,魏崇姚黄,两道影子,后头的那个赶上了前头,春日细细的阳光下,忽儿这里一闪是玉搔头,忽儿那里绽了绽是金步摇,两个绝世美人,掩不住的光色……都进入他的眼睛裹。

    可孤感到一阵旋量,脚下跟蹈起来,打开颤抖的掌心,绿宝石也是一闪一闪的像在笑着……是笑他的茫然无措吗?

    这一刻,可孤的的确确心神失去了主儿,整个人端的是茫然无措了!

    跟读者说几句话前头的一本书《痴心咒》出版后,有读者朋友来信,谈到“无条件的爱”这样的话题。那本书给人这样的感觉,我倒有些意外,因为那时候我真正想写的是人物,其他都有点其次,也没有这么明确的主题,不过听到造些声音,我不免也要想一想,“无条件的爱”这个意义。

    能够无条件的爱人,也许出于不自私的心,人不自私,心自然开阔,对人也就有包容力,出自这样的心态,使人觉得“无条件”。

    在感情里,也许我们都要学习不自私,然而,也都要有原则,才不致使那“无条件”成了-滥。

    愿看书的朋友,都有自己美善的爱的领悟。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