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解梦 第一百二十九章 前世今生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我之所以说这里是有着活人的,是因为透过那牌楼能够看到里面正在活动的人,他们当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最关键的是他们都有着影子。

    正如春歌所说,我观水看到的那些情况一样,这里的确是正在举办婚事,因为整座村庄都是贴满了喜庆的东西,但是氛围却给了人极大的压抑感。

    这的确是在筹办喜事不假,然而所笼罩着的氛围却是异常沉闷的,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这桩婚事本不应该举办,但却由于某种特殊的原因无法抗拒一样。

    “十三,这是咋回事儿?”胖子问我。

    “还能咋回事儿,明面上看起来是喜事,实际上却非人伦常纲所能容的。”

    我没有大智慧,不过也能够看出来这喜事不寻常的地方,这里的氛围如此压抑,跟古时候强娶的事情没有太大区别,透过这些我似乎也明白了这意味着什么。

    这里是古燕之地,是皇族的陵寝,四周的土丘也都是象征着另外的六国,所以这桩婚事很有可能并不是村民们所就行的,而是献祭给古燕皇族的。

    而且,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春歌的话:“只有找到办喜事的村庄,才能够进入到陵寝之中。”

    “十三哥哥,你说的对!”

    就在我将心中所想说出来的时候,沉默着的春歌突然开了口,她显然是知道这一切的,但却没有跟我们详细的表述,而是一步步的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十三,春妮子好像有点儿不对劲儿啊?”蒋薇问我。

    “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

    望着春歌的背影沉默了一下,我才将心中一直揣度的东西说了出来:“我知道春歌真实的身份应该是韩国的公主,以和亲为名嫁给了姬姓皇族。”

    “什么?”当我的话说完之后,蒋薇顿时就吃了一惊。

    “十三,你没有开玩笑吧?”胖子也是惊住了。

    “我相信十三!”罗翔已经彻底被我给折服了。

    “其实你们如果细细去揣摩,也应该会发现的。”

    我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春歌曾经说过,她并不是真正的化生子,而是另外一道残缺的魂魄,只不过跟化生子的残魂融合了而已。”

    “加上她对这里如此的熟悉,不光是懂的进山的法门,更是对所有的一切都了若指掌,所以我当时就推断,她是从这座坟冢当中逃出去的。”

    “但是这也不能说明他就是什么公主啊?”胖子继续质疑着我。

    “你们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当我说完之后,手已经是指向了前方,那里有着一顶白色的轿子,上面有着白色的喜字,跟村庄的大喜氛围显得格格不入,看起来诡异无比。

    “这轿子,怎么是白色的?”罗翔问我。

    “我知道!”

    胖子抢先回答道:“这轿子之所以是白色的,是因为这里是坟冢,所结的也是鬼亲。”

    “你说对了一半儿!”

    我看了胖子一眼,继续说道:“还有一个寓意是新娘子已经是有了必死之心!”

    “那这些人,这村庄之中的种种该怎么解释?”罗翔继续问。

    “很好解释!”

    盯着罗翔的眼睛,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是说道:“因为这村庄里面呈现出来的一切,都是幻觉,除了那顶轿子之外,所有的一切都是不存在的。”

    “可明明有人啊?”罗翔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那不是人!”

    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我继续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是春歌想给我们看的东西,就如同当年她前来古燕之地和亲的情景再现。如同藏匿于千里黄沙之中的海市蜃楼。”

    “唯一不同的是,当初是一个国家,现在是一座村庄。”

    “她来了……”

    当我话声落下的时候,前面已经是传来了脚步声,抬头看到的是穿着一身红衣的春歌,那衣服的料子是红色的,但上面的喜字却是白色的。

    红色,象征着春歌是活的,白喜字,寓意着这场婚事是鬼亲!

    现在的春歌,可谓是明艳动人,但正如她所想呈现出来的东西一样,她的表情是悲伤的,但那种种的不情不愿,似乎都不能成为挣脱这场婚事的理由和借口。

    她,只能是坐到轿子里面去!

    “我们过去?”明知道那是多年前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不过看到春歌这副落寞的表情时,我的心里还是多了几分的不舒服。

    她的命,也真够苦的!

    “我们过去干什么?”胖子问我。

    “抬轿子!”

    说完,我已经是朝着前面走了过去:“我们如果想要进入正中间的村子,我们就必须抬着轿子进去。”

    事实,正如我所说的一样,当我们四个人抬着轿子一步步向着山上走去的时候,那村庄也仿佛是活了过来,至少我们听到了里面的喧嚣人声。

    一步步靠近着那座村子,触目惊心的景象也是呈现在了我们的眼前,脸上带着欢愉之意的人们,此时都在从村庄之中走出来,像是夹道欢迎一般。

    那些,同样都是不存在的东西,同样都是幻觉!

    顺着春歌的指引,我们来到了村子正中间的祠堂门前,这里通常都是祭拜先人英灵之处,所以看起来显得有些阴森,尤其是大门口的两座雕塑,更是震动了我们的心神。

    如果我没有看错,那是一头牛,还有一匹马!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那就是之前拉棺的两头牲畜!

    看到了这两样东西,我的精神也就绷紧了起来,而正是这种小心和防范,让我发现了不同之处。

    这好像并不是祠堂,而是一口棺材!

    至少,形状上面都是一样的!

    至少,我感受到了浓郁的死气!

    “我们要不要进去?”胖子问我。

    “……”

    到了这个时候,我也是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因为这座祠堂内的氛围显得很是不祥,或许春歌一直所说的那个‘他’,就藏在这里面,而且会对我们很不利。

    可我们若是不进去,之前的一切努力都将会白费!

    “进去!”

    胖子问完之后,我等待了一会儿,但是却没有听到轿子里面春歌的回答,所以我也只能是咬着牙挥了挥手,事情已经是到了这一步,我们完全没有了退路。

    嘎吱……

    大门打开,我们四人抬着轿子走了进去,里面的景象让我不由的吃了一惊,因为这座村庄看起来很不起眼,但这祠堂的内部却显得很是恢弘大气。

    亭台楼阁、水榭花都,外面多能看到的大奢之物这里统统都有,只不过并非是真实的,而是用巨大的青石给雕刻出来的,栩栩如生美轮美奂的。

    呜……

    突兀的山风吹来,吹起了轿帘,随后春歌一步步的从那里面走了出来,当我们跟随她进入那间大殿之后,发现正北墙壁处有着两把巨大的石椅子。

    上面雕龙刻凤,显得异常华丽!

    右手的椅子上面,此时坐着一个女人,头顶凤棺,但却身穿旗袍,显得格格不入,然而这违和感丝毫不影响那个人的美艳,说是倾城倾国都不为过。

    但这样的姿色,却并不能勾动任何人心中的杂念,相反充斥的一切都是震惊,因为这个人跟春歌长得一模一样。

    “她是谁?”

    “她是我,也不是我!”

    春歌终于说话了,只不过眼睛是盯着那个女人的,那声音里面更是带着锥心的苦痛之感:“当年,我和亲来此,但是我心中并没有这个男人,相反心中所装的都是他的亲生胞弟,我们相识在前,相知在后,本想有一日能成眷属,相濡以沫的走完一辈子,但不曾想却落得了这样的结局,所以在大婚之夜我便选择了自尽!”

    “唉……”

    书中总说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这话我看的多,但却没有特别深的体会,但现在我似乎懂了,春歌的遭遇就很好的诠释了这句话。

    “后来呢?”蒋薇问了一句。

    “后来……”

    春歌失神片刻,随后说道:“他怎么会甘心让我死呢,就算是他甘心,他那跟我心心相印的十三皇弟也是不允许啊,所以他以自己的死来成全了我的复生。”

    “复生?”我们都是惊了一下。

    “是的,复生!”

    春歌点点头,指了指坐在椅子上女人的衣服:“那件衣服是他十三皇弟跋涉千山万水从古墓之中搜集而来,能够让死人以某种形态存活下去。”

    “什么形态?”

    “孽!”

    “孽?”

    听到这个字,我不由的惊了一下,孽这种东西我当然是知道的,怨念滔天的产物,这种东西就算是阴司都不敢收,可以说是超脱于阴阳两界的东西。

    “那孽衣虽然能够让死人以独特的形态存活下来,但那同样也会让人产生滔天的怨念啊,那后果……”

    “后果,就是有了这十里荒坟啊?”

    春歌苦笑一声:“我因为孽衣转而复生,但是却性情大变,而且生前我视贞洁如性命,但是复生之后却截然相反,变成了不折不扣的淫-娃-荡-妇。”

    “你是说那十里荒坟埋葬的都是男人,而且是如同何马一样跟你定下了阴亲的男人?”胖子这会儿忍不住的惊叫了一声。

    “是的!”

    “春妮子,这事儿怪不得你!”

    同时女人,蒋薇自然是比我们有着更大的感触,她轻轻的安慰了春歌两句,随后又是问道:“后来呢,你是怎么摆脱掉孽衣那天天怨念的?”

    “我整天浑浑噩噩的,但是有一天我突然有了一丝明悟,我感受到了十三皇弟的气息,虽然缥缈,但我知道他正在一点点的复生着,于是我就苏醒了过来。”

    “我不能放任自己这样下去,所以就忍痛将自己的魂魄一分为二,将那仅存的善念和良知包裹在残魂之中,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是逃脱了出去,随后跟化生子的残魂融合到了一起。”

    “原来如此……”

    “村庄之中的女人呢?”我记得之前村长说过,这村庄是没有女人的。

    “女人?”

    春歌望着另外一个自己冷笑一声:“女人,全部都被那暴君所玷污了,最后便是被活生生的剥了皮,用来滋养了那孽的阴气,若是到了一定的程度,便可以以孽成妖。”

    春歌说到此,身体猛然想着前面冲了出去,直奔椅子上的女子:“你本是我的一部分,我绝对不能放任你继续戕害世人,所以今天我就灭了你!”

    “你不来找我,我还要去找你呢,今天你们谁都别想活着离开这里!”女人有何种本事我不知晓,不过一交手的瞬间,这屋子内的空气便是激荡了起来。

    以至于,胖子和罗翔都不得不加入战团!

    其实到了现在,我已经是明白了所有的一切,棺材里面的是那暴君,而我就是那十三皇弟,这也是村长为何说不敢插手我们事情的原因。

    皇族争斗,他自然是不敢过问的!

    我的记忆中没有那暴君,但是今天我绝对不能放过他,所以我一步步的朝着那棺材走了过去,可就在我探身过去的刹那,里面头顶皇冠的人突然坐了起来。

    “十三,你真的要杀我?”

    “是的!”我点头,别说我对他根本没有丝毫的感情,就算真是一起长大的,怕是这个时候也不会放过他。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杀了你!”他说着,手已经是朝着我抓了过来,乌青的指甲,闪烁着锋利的寒芒。

    “不要……”

    噗嗤……

    就在蒋薇扑倒我身前的瞬间,那手臂也是直直的插了过来,蒋薇的身体就像是一张白纸被洞穿了,而她也是将胖子之前用过的钉子,狠狠的楔进了男人的天灵之中。

    “蒋薇……”

    把蒋薇抱在怀里,我已经忘却了怎么去哭泣,只是一遍遍呼唤着她的名字,抚摸着那张苍白的脸,浑然忘却了身处何地,整个世界似乎都是静止了。

    ……

    “十三哥哥,我说过,你这个人的感情,本身就是会害死人的!”

    显然,春歌那边的战斗已经是结束了,而且他们获得了胜利,不然不会这个时候走到我的身边来:“十三哥哥,你还记得进入村庄之前的事情吗?”

    “什么?”

    “你说,你看见花开了,而且,还送给了薇薇姐!”

    “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在我们的眼里那花儿是没有开放的,你虽然看着开了,那是因为你的不同,但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将那朵花送给微微姐。”

    “……”

    望着春歌,我彻底陷入了石化、懊恼以及深深的自责和绝望……

    “唉……”

    最终,还是春歌打破了沉默:“这大概,就是命吧?”

    命?

    我没有转身去看胖子和罗翔,因为我已经从春歌的声音中听出了结果,或者说我早已经从何马的梦中知道了结果,只不过我不愿意去面对罢了。

    何马说,他陷入绝境的时候,听见了五道声音,但最终带他离开的却只有两道,那意味着什么已经不言自明,蒋薇死了,罗翔死了,胖子也死了……

    怎么走出六柱山,怎么回到九阳之地的,我已经是不记得了,或者说这里的景象根本不会给我去思索那些东西余地。

    因为,我看了爷爷!

    “为什么?”千言万语,最终却只是化成了这句话。

    “没有为什么,因为这是你必须要走的路!”

    “你说,我听!”

    “你现在并不是真正的活人,想要真的如常人一样,你必须养开身上的九处灵窍,这个妮子之所以能够感受到你的气息,就是因为你养开那灵窍的原因。”

    “至于我说你这一生要做十三场梦的原因,那是因为你必须要凑齐十二生肖兽,构成一个完整的轮回,只有这样你才能完全的复生过来。”

    “苏天秋家里是一处五彩真龙穴,里面藏着的是一条小蛇,那蛇进入你身体之后,便能延长一个月的寿命,这也是为什么白目金蟾挂在你身上时,身体中会有东西要冲出来的原因,毕竟那是蛇,喜欢吞食蟾蜍也是清理之中的事情。但只是满足这些条件也是不行的,最关键的还是杀死那个暴君。”

    “原本,我以为这一切都是要大费一番周折的,但没有想到西藏一行,爷爷我效仿活佛喂鹰,终于是将你们引到了这处正确的皇冢之中,要知道一模一样的皇冢,天下可是有着整整十二座的。还有那个苏天秋,我已经送他超生了,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做事就是太马虎,斩草不除根怎么行?”

    说完,爷爷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这就是你本命年之前那场梦的指引。”

    “我活了,可他们都死了,还有什么意义?”或许以前我的心中只有春歌,但现在我很清楚自己的情感和内心。

    我舍不得罗翔,更舍不得胖子和蒋薇……

    “那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爷爷笑了,我第一次看到他笑的如此慈和。

    “怎么做?”我感觉心跳都是快要停止了。

    “你不是会捞月吗?”爷爷说。

    “可是……”我是会捞月,可要从哪里寻一口井呢。

    “要什么井!”

    爷爷呵呵一笑,随后从怀中取出了一面镜子:“我的先祖,是当年大燕皇族十三子的玄学术师,一代代传承下来,就是为了将守护你的苏醒。”

    “这面镜子通古知今,更是能够连通阴阳,能照到魂,你便能捞到魂……”

    爷爷说完,将那面镜子放到了我的手里,拽着何马便是朝山外走了去:“十三,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的使命也总算是完成了,以后的路你就自己走吧!”

    “爷爷,谢谢……”

    “咱们爷孙俩还说什么谢谢!”

    爷爷走出了很远,那声音才是一句句的回荡了过来:“十三,爷爷有件事情忘记告诉你了,上次的钱已经花完了,我从蒋大脑袋那里又借了五百万,就算是爷爷庆贺你新生的礼物吧。”

    ……

    ……

    ……

    注一:胖子全家车祸,唯独他存活了下来,所以命相当之硬,跟十三结伴能够保证壮势,确保十三的安全。

    注二:为什么单位的人都看不见十三,因为他是死人,他能看到别人,别人却么看不到他,至于连剑为什么看到了他,是因为连剑快要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