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纹身的少年 第三七八章:不说再见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回到S市之后,一下火车,两人先到老王的学校去报道。

    老王的几个狐朋狗友看到老王回来,像苍蝇见了屎一样围了上来,嚷嚷着让他请客。

    开学已经快两个月了,老王一直没来学校报道,平常上课点名都是靠这帮兄弟在打马虎眼——如果不是老王提前打电话跟兄弟们交代好,说不定学校已经把他列为失踪人口了。

    梓杨看着老王跟朋友们互相嬉笑打闹,突然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从滇南到漠北,经历了几个月的腥风血雨刀光剑影之后,突然重回到凡人的世界,有点不相信眼前的一切。

    到底哪边的世界更真实一些,他也说不清楚了。

    “嗳,你哥们怎么了?怎么站那不说话啊?失恋了?”一个哥们看着站在一边失魂落魄的梓杨大咧咧地问道。

    “闭嘴吧你!这点钱哥几个拿着,老子请客,你们晚上自己随便找地方吃,别跟我客气。”老王从剩下的几百块钱里面抽出两张,递给其中的一个人。

    “哎呦,王哥太客气了!举手之劳还请客!自家兄弟这么客气干嘛!”那人毫不犹豫地把钱收下了。

    另外一个人问道:“王哥,怎么听你的意思,晚上不跟我们一起?”

    “是啊,学校附近新开一家网吧,正在搞活动打折呢,吃完饭一起去通宵呗!”

    “我还有点事要解决一下,先走了,这几天继续帮老子罩着啊,回来必有重谢!”老王不顾众人的热情挽留,拉着梓杨转身就走。

    “王哥,你好歹跟李老师打个招呼啊,他念叨你好几次了!”一个同学在背后喊道。

    “再说再说!”老王回头挥挥手,跟梓杨两人离开了医学院,直接在校门口打了辆出租,让司机加速赶到客运站,买了两张最近出发去H市的车票。

    “去学校?咖啡坊?还是先回住处?”老王看着梓杨问道。

    “去咖啡坊!”梓杨毫不犹豫地说道。

    下了客车之后,两人在车站旁边叫了辆黑车,直接到奔向咖啡坊,到了地方之后,一下车愣住了。

    往日热闹非凡的咖啡坊大门紧闭,门上贴了两张封条:“本店转让,停止营业。”

    “咋回事啊?好好的店怎么就关了?”老王趴在窗口往里面望,大厅里的桌椅已经全部搬空了,柜台也被拆的乱七八糟,里面一地狼藉。

    “去小丽学校。”梓杨沉着脸说道。

    老王握着兜里的钱一脸犹疑地说道:“老李,咱这马不停蹄地跑了半天了,剩下的钱只够再打一次车了,你可悠着点——咱这还没吃饭呢。”

    梓杨一扬手:“出租车!”

    两人赶到小丽的学校时,正巧是晚上吃饭时间,从食堂里出来的小丽看到两人愣了。

    “小丽!”老王咧着嘴喊道,脸上表情复杂,不知是哭还是笑。

    “王哥!”

    小丽瞬间绽放出灿烂的笑容,蹬蹬蹬地跑到两人跟前,欣喜地喊道:“你,你们怎么才回来啊?这段时间你们去哪儿了?到处找都找不到你们!咖啡坊被关了你们知道吗?睿姐呢?没跟你们一起吗?你怎么不说话啊?”

    小丽连珠炮一般说了一大堆话,老王只是看着她傻呵呵地笑着。

    梓杨问道:“正想问你呢,咖啡坊怎么关掉了?”

    “对了,你等一下!”小丽转身蹬蹬蹬地往宿舍跑去。

    梓杨跟老王两人一头雾水地看着对方。

    过了会儿,小丽背着一个小坤包蹦蹦跳跳地跑了出来。

    “走,到学校旁边饮料店去,我请客!”小丽挽着两人的胳膊,拉着他们向学校外走去。

    饮料店里没什么人,小丽找了个位置坐下,点了三杯咖啡,从包里掏出两个厚厚的信封,郑重地摆在二人跟前。

    “这是你们的。”

    “啥东西?”老王接过信封一捏,凭感觉里面应该是钱!

    “遣散费,咖啡坊给的。”

    老王张开信封往里面看了看,神色一变,低声说道:“卧槽,这么多?起码有一两万吧?这么多钱你平常就带身上?”

    “我一直锁在柜子里啊,怎么了?”小丽睁着两只纯真的大眼睛看着他。

    “谁给你的?”梓杨摸着信封轻轻地问道,心底里期待着那个名字会从小丽嘴里说出来。

    小丽摇了摇头,叹口气道:“我也不认识那个人。

    上个星期我们还在营业呢,突然来了个中年人说要查账,财务说不认识他。后来那人拿出了工商执照、公司印章和委托书,我们这才知道他是咖啡坊老板委托的律师……后来,财务就跟我们说,咖啡坊要关门了,老板把店卖了。

    那个律师把大家伙叫在一起开了个会,他说老板很大方,知道大家平常很辛苦,所以给我们每个人准备了一笔感谢费,我后来算了算,每个人有四个月的工资和奖金呢!

    本来你们两人也都准备了一份的,但是你们两个不在店里,又联系不到人,律师就把钱给我,让我转交给你们。后来我问他睿姐在哪里,他说他不知道我说的是谁……”

    小丽在那絮絮叨叨地数说着,梓杨忍不住打断她的话:“你给她打过电话吗?”

    “睿姐吗?当然打过啊,我又不傻!但是电话那头一直是关机状态。睿姐到底怎么了啊?她回国了吗?我觉得大家最近都好奇怪啊,表哥前两天也请假回家了,说是家里有事,问他有什么事儿也不说……”

    “手机给我。”梓杨伸出手。

    小丽犹豫着看了老王一眼,一两个月不见,这老李怎么像是变了个人似得?

    老王咳嗽了一声,轻轻点了点头。

    小丽迟疑着把手机递给梓杨。

    梓杨接过手机,翻出苏睿的电话号码,按下了拨号键,把听筒放在耳边,手忍不住地微微颤抖。

    电话里传出一个温柔的声音:

    “对不起,你拨打的用户是空号,请核对后再拨。

    Sorry, the-subscriber-you-dialed- does-not-exist, please-check-it-and dial-later.”

    “什么情况?”老王看着一脸黯然的梓杨,知道情况不妙。

    “是空号,走吧。”梓杨失望地把手机还给小丽,起身向外走去。

    “你们去哪儿啊?”小丽纳闷地问道。

    “回住处。”梓杨喃喃地说道。

    “这就走啊?嗳,你们还没跟我说这些天去哪儿了呢……”小丽嚷嚷道。

    梓杨不理睬她,自顾自地走了出去。

    “嗳,老李!你等等我!”

    老王看着一脸失魂落魄的梓杨走出门,想要追出去,但是又舍不得小丽,犹豫了一下,握着小丽的手叮嘱道:“丽丽,你,你先回去吧,我、我这两天有空找你!”

    说罢朝已经走远的梓杨追去。

    两人在校门口重新打了辆车,用咖啡坊给的遣散费付了钱。

    回到住处,打开房门,只见家里空荡荡的,家具上落了一层灰尘。

    几个月没回来,屋里的一切还是老样子。

    老王长长地舒了口气,“到家了到家了!肚子饿了!老李啊,你在家里歇会儿,我去买点饭,马上就回来——你想吃什么?”

    “我不饿。”梓杨轻轻地说了一句,默默地走到自己屋坐下,两眼无神地盯着地面。

    老王摇摇头,叹了口气,转身走出门。

    “嘭”外面响起房门关闭的声音,老王出去了。

    梓杨终于支撑不住了,他无力地瘫坐在地上,双手捂着脸,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来。

    “苏睿!!”

    压抑已久的他失声地嚎哭起来。

    苏睿,我终于失去了你。

    ……

    几个月后,学校图书馆。

    梓杨捧着一本英语书认真地看着。

    对面一对小情侣正在卿卿我我,两人不时地从包里拿出饼干、糖果互相喂食,不断发出悉悉索索地声音。旁边正在自习的同学不断地转头看着秀恩爱的两人,脸上一股厌恶的神情。

    梓杨对此却充耳不闻,他坐在那里头也不抬,心如止水,周围的一切都跟他无关。

    回来的头一个月里,梓杨像是疯了一样,去遍了苏睿所有去过的地方,能联系的电话也都打过了,却始终找不到任何有关苏睿的信息。

    苏睿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一下子从他的生活里消失了。

    那几个月梓杨像是丢了魂儿一样,整日地不吃不喝,一个人坐在那里默默地发呆。

    老王在旁边日夜看着他,唯恐他做出什么冲动的事儿。

    后来,在老王的苦心“劝告”下,梓杨终于开始去学校上课了,没课的时候就待在图书馆看书,图书馆关门了就坐在马路边看车来车往。

    时间是治疗一切的良药。

    苏睿在他心中留下的伤口慢慢地愈合了。梓杨开始接受这一切,习惯这一切。

    不管如何,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对么?

    没有了奇异的冒险,也没有了惊心动魄的遭遇,睡眠中也不再充满了焦虑。

    梓杨的生活开始变得平淡无奇,上课,看书,打球,睡觉。

    学校、食堂、宿舍,三点一线。

    一个人来来去去,整日默默无语。

    老王的生活却比他滋润多了,他终于跟小丽在一起了,两人甚至开始同居了!就住在梓杨的隔壁。

    本来小丽想跟老王搬出去单独租一个房子,但是老王放心不下梓杨。再说这年头房租也不便宜,三个人住还能省不少钱。

    摆脱单身的老王也收性了,跟以前那群狐朋狗友彻底断绝了关系,整天跟小丽腻歪在一起。

    但是当梓杨在场的时候,小丽和老王都刻意地收敛起来,没有什么浓情蜜意卿卿我我小指头勾在一起,两人互相之间端庄有仪,客气的像是结婚几十年的老夫妻。

    他们小心翼翼地注意着梓杨的情绪,害怕一不小心就刺激到他。

    梓杨也很识趣,尽量避开他们,给两人多一点空间独处,他不想给人家添堵。

    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想隐身起来,让全世界的人都看不到自己。

    最近小丽重新找了个餐饮店兼职打工,每天很晚才回家,梓杨在家里的时间这才多了一些。

    凭着在咖啡坊打工积攒下的经验和资历,小丽在这家餐厅里又做到了领班的位置,收入还不低,她主动地负担起了家里的开销,好吃好喝从来不缺,餐厅里剩下的美味佳肴也能经常打包回来。

    在小丽的精心运营下,三个人的生活品质水涨船高,老王整个人跟吹了气一样胀了起来,连梓杨都觉得最近自己胖了一圈。

    这天中午,老王跟梓杨两人在宿舍里吃昨晚小丽带回来的披萨。

    老王感叹:“我的人生梦想实现了,终于过上了吃软饭的日子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老王还特意看了梓杨一眼,像是哲人一般说了句:“其实,只要把自己的目标降低,梦想还是可以实现的。”

    梓杨不说话,抬起身拍拍腚走了出去。

    傍晚,从图书馆回来之后,梓杨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手里捧着刚从图书馆借回来的一本书,《挪威的森林》。

    正在看着,这时候门外响起开门声。

    梓杨看了看表,才7点钟,这对小夫妻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老王从门口探进头来:“老李,还在家腻歪着呢?赶紧换衣服,跟我们一起庆祝去!”

    “庆祝什么?小丽有了?”梓杨头也不抬地说道。

    “滚蛋!今天是元旦你忘了?千禧夜啊!1999年的最后一天!一千年才有一次,多么值得纪念的日子啊!晚上西湖有焰火表演,大家都去看呢!”

    梓杨面无表情地奥了一声,他已经忘记这个节日了。

    这些天媒体和周围的人都在议论这件事,但是他却丝毫不感兴趣。

    有什么好庆祝的!

    对他来说,千禧夜只不过是日历上普通的一天,只不过又是一个淡如白水的日子。

    不管外面的世界多么精彩,他的生活不起一点波澜。

    “走吧!赶紧的!先跟我一起去接小丽下班!”老王不由分说地拖起梓杨。

    梓杨想赖在床上,无奈抵不过老王的力气,胳膊都要被拉脱臼了,他只得勉为其难地坐了起来,随便地换了件套头衫。

    两人走在大街上,外面熙熙攘攘,路边的商铺家家户户都张灯结彩,充满了节日的气氛。

    因为今天有全城庆祝活动,所以天一黑交警就封了路,现在H市的几条主干道都变成了步行街,人们穿着漂亮的衣服,呼朋唤友,携手相行,喜悦洋溢在每个人的脸上。

    梓杨跟在老王的后面,默默地低着头走着,随着人潮来到小丽打工的店里。

    小丽打工的餐饮店就在西湖边上。

    此时西湖边上灯火辉煌,光影交错,人们从四面八方聚集过来,欣赏着旖旎的灯光湖景,年轻人打打闹闹,情侣们相互拥抱。

    小丽刚刚下班,换好衣服出来迎接两人。“今天我请客!”小丽挽着两人的胳膊说道。

    三人一行沿着西湖大道走着,梓杨看身边都是情侣组合,自己一个人夹在中间太不合适,识趣地放慢脚步走在了两人后面。

    小丽和老王两人挽着手兴高采烈地在前面走着。

    梓杨被裹在人流里,漫无目的地跟着。

    突然,有人重重地撞了一下他的肩膀。

    梓杨停下脚步,茫然地转身。一个穿着风衣,带着球帽的人匆匆地跟他擦肩而过。

    “跟我来。”那个人压低嗓音说道。

    梓杨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尾随他七拐八拐,一直进了旁边一个幽静的小饭馆。

    那人进去之后,背对着门靠墙坐下。

    梓杨犹豫了一下,走到他对面坐下,那个人的帽檐低低地压在脸上,只能看到他一张胡子拉碴的嘴巴。

    “你是谁?”梓杨好奇地问道。

    那人抬起头,两只眼精光灼灼地看着他。

    “靳国强!”梓杨不由得惊呼起来!

    “嘘!”靳国强把手指竖在唇边,回头看了两眼。

    这时服务员走了过来,靳国强点了两杯果汁饮料,两份牛排套餐。看到服务员转身走开,梓杨欣喜地说道:“队长,真,真的是你!”

    靳国强微微点头,脸上露出了一丝温暖的笑容:“好久不见了。”

    “你,你还好吗?她、他们怎么样了?”梓杨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把那个名字说出口。

    靳国强点点头:“大家都很好。

    我今天来看你,其实是违反了规定的,但是我觉得有些事还是跟你说一下,免得你心里牵挂。”

    梓杨紧张地看着他,他知道接下来,靳国强会告诉自己那些困扰他许久的事情。

    “你,你最近都在干嘛呢?怎么会突然想到来找我?”

    靳国强喝了口水,想了一下说道:“张教授和他的犯罪集团已经倒了。这几个月来,我和将军一直在忙着处理这事儿。”

    梓杨一惊:“倒了?上次在秦汉村抓的那两个俘虏招了?”

    靳国强摇摇头:“不是,我们在秦汉村抓的俘虏只是虾兵蟹将,根本没掌握什么有用的信息。我们能扳倒张教授,把他手下的势力全部消灭,还是靠的苏家的帮助。”

    “苏家?”

    “嗯,你还记得普拉萨德吗?”

    “记得,他是苏家的人?”梓杨想起那个在真武大帝墓中出手相助的佣兵首领,就是他关键时刻在张教授背后开枪,才救了毒气库里的众人。

    靳国强点点头:“嗯,普拉萨德其实是苏牧阳的心腹,苏牧阳在十几年前就开始布这个局了,那时候普拉萨德还是英国皇家廓尔喀步枪团的一个小头目。苏教授一直在暗中培养他,费尽心机把他安插在汪阳明的身边,这十多年来普拉萨德一直在张教授的阵营里潜伏,掌握了大量的机密信息。

    普拉萨德临死前交给苏睿一张加密芯片,里面记录了汪阳明和张教授十几年来参与组织的各种文物走私、绑架勒索、基因实验还有其他的大量违法信息。

    根据这上面的信息,加上将军掌握的线索,我们一举捣毁了汪阳明在边境线上的佣兵基地,抓获了他们在国内各个交易环节的负责人。在苏家和国际刑警的协助下,张教授和汪阳明在国外经营多年的商业网络也被捣毁了,他在海外隐藏的大量资金也被截留。

    现在我们正在搜捕他的残余势力,国内已经没有他的藏身之所。国际上也有苏家在追查他,相信张教授再也没法翻身了。”

    靳国强说完这些,服务员这时把他点的饮料和牛排端了上来。靳国强咕噜咕噜一口气把饮料喝光。

    梓杨愣怔地说道:“普拉萨德的那个记忆卡是真的?苏睿把记忆卡交给你们了?”

    “嗯,她跟我们做了个交易,用这张卡,换取你们的安全和自由。”靳国强大口地吃着东西,像是几个月没吃过饭一样。

    “我们的安全和自由?”梓杨一头雾水地问道。

    “嗯,还记得你跟老王在俄罗斯军事基地被关押的事儿吗?”

    靳国强三口两口把饭扒完,又喝了一口水说道:“其实,那时候苏家正跟俄罗斯还有我们三方谈判——这老毛子真的是贪婪而又无耻,凡事儿惹上他们都没好儿,苏醒被他们讹得不轻!

    不过那时候时间紧张,苏醒也只能找他们帮忙了,如果联系到我的话,估计光走程序就得好几天……”

    “先不说这些,苏睿到底跟你们做什么交易了?”梓杨焦急地问道。

    靳国强看了他一眼:“苏睿把芯片交给我们,你跟老王之前参与的所有探险和行动——包括在蒙古和俄罗斯军事基地的那些记录,全部消除。

    目前,在官方、非官方的各种记录里,已经没有你和老王的名字。你们之前做的所有事情,都已经完全清除了。你们已经恢复了普通人的身份——你可能不知道要做到这点有多么难。”

    梓杨喃喃道:“苏睿这么做,只是为了让我跟老王不会受到任何牵连?”

    靳国强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猜是这样吧。其实三方协议里面还有其他很多内容,细节问题我就不跟你多说了,保密。”

    靳国强跟他笑了笑:“现在,你跟老王只是两个普通的大学生。以后没有人会来调查你们,也没有人知道你们之前干了什么。我倒是挺羡慕你们俩,惹了那么多麻烦,到最后两手一甩,逍遥自在。”

    梓杨愣了半天,轻轻地问道:“小黑和阿冲他们呢?”

    靳国强说道:“小黑还有那个叫阿日斯兰的孩子被苏睿带走了,她保证会给他们最先进的治疗。他们那点伤你不用担心,苏家的能力我想你也清楚,死人也能救活。

    另外,阿斯根和娜雅回到了蒙古,苏睿本来在国外给他们安排了去处,但是被他们拒绝了。”

    “阿冲呢,他到底死了没?”

    “阿冲?我也不知道,苏睿没说,我也没问。”靳国强摇了摇头,指着梓杨面前的饭菜问道:“这饭你吃不吃啊?味道不错。”

    “我没胃口。”梓杨黯然地说道。

    “那我吃了,别浪费。”靳国强三口两口把梓杨面前的那份牛排吃完,抹了一把嘴说道:

    “其实,我这次来,是苏睿拜托我的,她让我把这些事儿告诉你,大概是希望你不要留下心结。好了,现在我的任务完成了,我走了。”

    靳国强起身,从兜里掏出一只折叠成千纸鹤模样的纸条递给梓杨:“对了,苏睿还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梓杨接过那只千纸鹤,靳国强去柜台结好账,自顾自地走了出去。

    梓杨展开纸条看了一眼,突然跑出门去,远处靳国强宽厚的背影在人潮中一晃一晃,突然消失了。

    梓杨手里握着那张纸,内心无比惆怅。

    上面两行清秀的笔迹正是苏睿所书:

    人生如雾亦如梦,缘生缘灭还自在。

    梓杨记得,这是跟苏睿刚认识的时候教给她的。

    ……

    “咦,老李!你怎么在这里,害我找了半天。”

    老王气喘吁吁地从后面赶了过来,一把抓住他的肩膀,“马上12点了,要放烟花了,我们一起庆祝啊!小丽,老李在这儿!”

    老王向远处人群中的小丽招手。

    梓杨愣在那没动,突然对老王说道:“靳国强来过了。”

    “啊?在哪儿?”老王转头四处张望。

    “走了。”

    “走了?卧槽,他说什么了吗?有没有提起我?”

    梓杨喃喃道:“他说小黑很好,阿冲很好,苏睿也很好……”

    老王一拍他肩膀,兴奋地说道:“大家都很好!那你还担心个什么劲儿!”

    是啊,大家都很好,那我还有什么好伤心的呢?

    梓杨心里想着,抬起头,一丛绚丽的烟火突然在天空炸开,瞬间有无数的烟花在空中绽放。

    午夜12点了,1999年过去了。

    梓杨看着漫天的烟火,突然笑了。

    ———尾声———

    从2016年12月29日开始,《龙纹身的少年》连续更新了310天。

    近一年来,忧世伤生,经历了很多心路历程。有过开心,有过迷茫。幸亏有你们这些贴心的读者我才坚持完成自己人生中第一部长篇小说。

    是你们的鼓励,让我相信自己的价值,让我坚信这是本好书,让我认真对待每一个字。

    感谢大家!

    如今三部曲第一卷完成,故事终于告一段落,在封卷之时,一直犹豫彷徨,无比感伤,心中充满了对书中人物的依依不舍。

    真的不想这么快地就结束。

    阿冲、老王、梓杨、苏睿、小黑……他们已经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

    从一开始简单的几个名字,到现在成为有血有肉的鲜明形象。他们承载了我的喜怒哀乐。

    真的不想说再见。

    《龙纹身的少年》是部故事框架很宏大的作品,我一直想把它写成史诗作品。我也一直在朝这个方向努力着。

    但是故事告一段落了。

    在下一部曲开始前,我曾认真考虑过是接着《龙纹身的少年》写下去,还是开启新的篇章。

    犹豫了很久,经过郑重的考虑之后,还是决定封卷。

    虽然第二部的故事大纲和情节已经构思好。但还是希望能有更多的时间酝酿和完善,保证书的质量,让故事进行的更圆满。

    对于关心本作的读者,可以先用一句话预告接下来的故事梗概。

    几年后,梓杨跟老王大学毕业,踏上社会,面临着新的冒险和挑战。

    而新的江湖故事,将从苏家、叶家开始。

    铁骑军的故事还在继续,十二章星图的秘密并未终结。

    最后说一句,还是希望大家能支持正版,创作不易,且行且珍惜。

    我知道很多盗版网站转载我的小说,我恳请你们能保留这段文字,让我给我的读者们一个交代。

    另外宣传下我的新书《荣耀王者心》,已经在起点网站连载。

    喜欢我的文字的人可以关注个人公众号:洋葱往事。

    鸣谢书友Seyas、我就叫这个名字了、爱打盹的大叔、安子煕、龙吟2017、库大捏、寂静的咆哮、林林~林少、将臣7苏醒、还有谁谁谁……

    还有那些一直订阅我小说的葱友。

    你们的鼓励,是我坚持下去的最大动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