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高一筹 第七十一章:失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听说皇上又留你在宫中赐宴?” 金老太君慈爱的望着这个给家族带来骄傲和荣光的孙子:“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金凤举放下茶杯笑道:“本来也就没什么事儿,皇上只是让姐夫和我陪他老人家吃顿饭而已。席间又夸了姐夫几句,就说今日是中秋佳节,合家团圆的日子,让我们早些回来。姐夫还拉着我要去他府里呢,若不是我说他也该回去准备晚上入宫,这就拉去了。好容易劝住他,我可不就赶紧回来了?再晚些,月亮都升上来。”说完一眼看见金老太君桌上的糕点,不由得笑道:“这是桂huā糕?倒是有股子清香气。”说着话就拈起一块送到嘴里。

    “这是你媳妇的晚风轩里拿来的,我让落翠去催了一鼻,便顺了这么一盘子回来。”金老太君笑着说,却听金凤举也笑道:“落翠姐姐不知道她的性子,只要了一盘子,我先前和她说好了,做桂huā糕要给老祖宗送些过来的,你就多要些,她也断不会不给。

    话音落,忽见江婉莹走上前来笑道:“什么好东西?看把爷吃的这样开心。哪里像是刚吃了御膳回来的?倒像是从边关一路风尘的赶回来,吃着什么都好吃似的。桂huā糕咱们院子里和几位妹妹那里都有做,今儿早上还给太太和老祖宗送了两盘子来,也都说好,你喜欢吃,回去喂你一大盘子。”

    金凤举笑道:“一人做的是一个口味,咱们院中做的自然也好。我只可惜了老祖宗后院那两棵桂huā树,哪日把那树上的桂huā摘下来做糕,想必是极好的……”

    一语未完,就被金老太君啐了一口,听她笑骂道:“不过是吃了你一点子糕,就打起我那两棵桂huā树的主意了。那桂huā开的正好,我不许她们摘的做什么不等huā落,就摘了个七零八落?我不喜欢看。”金凤举笑道:“您老倒是真会打算盘,您不喜欢看桂huā树被摘个乱七八糟,就让我们自己摘院子里的桂huā,然后做了糕孝敬您。老祖宗,您可是越发精明了。”一句话说的众人都笑起来金老太君便假装生气道:“怎么?不许吗?孝敬我一点子糕难道就心疼了?”正说得热闹,只听外面丫鬟又道:“二老爷来了。”话音未落屋里许多妇人都站起身避到了里间,不过江夫人江婉莹这些直系的亲戚都没有躲避,一时间只见金石进来,却是一个精神矍锋的老头儿相貌竟还颇为英俊,想来年轻时定是一个美男子。傅秋宁暗暗看着心道难怪金凤举生的这样好,原来都是有优良基因的。

    却见那金石走进来,一看到金凤举便道:“我说你这会子怎么还不去前面帮我,原来又是在这里躲懒。”一边说着,就对老太君道:“荣亲王府送节礼来了,听说这一次是荣亲王爷亲自陪王妃选的节礼,儿子不敢怠慢,亲自引管家前来,这是礼单,请母亲过目管家还在外面等着复命呢。”金老太君看了金凤举一眼笑道:“我过目什么?凤举,你念给我听听吧。”说完便歪倚在榻上,这里金凤举接过礼单就念起来,一边念自己也不由得暗暗心惊原来这礼单比端午的时候可贵重了一倍不止,难怪金石亲自引管家过来何况还是荣亲王亲自选的,这里面的深情厚意,侯府自然是不敢怠慢。

    傅秋宁在角落里听着,眼睛却看着金凤举,联想刚刚金明说的话,心中知道荣亲王是越来越倚重这个小舅子了。难怪刚才老太君和金石的眼光都往金凤举的身上看,他们心里也清楚,荣亲王之所以亲自选了这些厚重的礼,多是因为金凤举的缘故。只不过,听金明的说话,运些日子荣亲王正经是最得意的时候,如此这般,未免有些忘形了吧?

    念完礼单,金老太君亲自让人给那荣亲王府的管家奉茶,又同了几句王妃和儿女们的事情,然后命人厚厚打赏,方好生送了出去。这里就对金凤举道:“行了,你去帮你二叔忙活着吧,不必管我们。晚上吃完饭好听戏看歌舞。”

    金凤举答应着去了,江夫人便问身边的江婉莹道:“戏曲班子和歌舞都准备好了吗?可别扫了老太太的兴。”江婉莹笑道:“早就预备下了,太太放心便是。”说完见门帘一挑,几个孩子走了进来,金藏锋和金藏娇跟在其他孩子的身后,她目中厉色一闪,待见到金振翼得意洋洋的模样,心中又不禁一笑,暗道看来这翼哥儿果然得了他娘亲的教导啊,只是那两个贱种怎么倒没被激的动手,难道他们竟然是泥团儿?不,分明不是这样,那就是傅氏也教导过?难道她竟识穿了我的计谋?这怎么可能?连爷还不知道呢,她哪甲会知道?也罢,这没什么,火不够,我慢慢再舔一些也就是了。

    热热闹闹吃过晚饭,一屋子人都整理了衣裳披上锦缎大氅,跟着金老太君来到后院的秋月亭,当日这秋月亭便是为过中秋节预备的,在这里可以看到月亮慢慢从山后升起,下面俱是huā树和各式各样的菊huā从,微风吹动,暗香飘浮,实在是一个赏月观景的最佳地点。

    傅秋宁是第一次来到康寿院的后院,也是第一次登上秋月亭,不同于一般的亭子,这秋月亭是建在半山上的一座亭子,占地很大,一半是密封起来的房间,留着众人夜深时进来饮酒作乐,一半才是开放的亭子,坐在这里可观月赏菊,对面就是戏台子,歌舞和戏曲都是在那里表演的。

    此时天色已晚,月亮却还没有升上来,亭子四周和戏台同围悬挂着几百盏灯笼,将这小小的后院映的如同白昼。老太君就和江夫人道:“趁着月亮还没出来,咱们先听几曲戏文吧。还有朱娘子的歌我是极喜欢的,叫她也来唱几曲。”江夫人一一点头答应。

    傅秋宁这还是在这个时代第一次听戏,十分好奇这时候会唱什么戏,果然不出她所料,这时候的人听的多是昆曲,大概京戏还没有出来,至于越剧和黄梅戏,或许江南地带还有前身的一些小调,但应该也没有形成专门的戏曲发展壮大。

    台上唱的是《翠烟罗》,这出昆剧在傅秋宁的时代是没有的,她正听的入神,就听见身边的金藏娇撇撇嘴道:“什么啊,依依呀呀的,一点都不好听,一个字要好半天才能唱完,哪有娘亲唱的好听”

    傅秋宁吓了一大跳,金凤举这个时候就坐在江夫人和老太君之间,而依照位份,自己坐在江夫人旁边,江婉莹是平妻,论规矩只能坐在自己的下首,她这正惴惴不安呢,没想到女儿就说出了这样要命的一句话。这万一要是被那个要命的听到了,以他的好奇性子,还能不追问到底?

    好在金凤举似乎并没有听到这句话,他正专注于戏台上的戏曲,看来也是个喜欢听戏的。傅秋宁刚刚松了一口气,就听到身边的江婉莹轻笑一声,悠悠道:“怎么?原来姐姐也会唱戏吗?听娇姐儿刚刚的话,姐姐不但会,而且还唱的很不错呢。”这声音不大不小不轻不重,足够周围十几个人听见了。一时间,

    众多目光就交汇到傅秋宁脸上。只把她尴尬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这时候金藏娇似乎也知道自己惹了祸,低着小脑袋再也不敢出声。

    “妹妹说笑了,我怎么会唱这些,无非是他们小的时候不睡觉,胡乱唱一些哄他们睡了,如今连这个我也不怎么唱,谁知倒被他们记住。”心中暗暗叫苦不迭,表面上却仍是一派的云淡风轻,单从定力这方面,傅秋宁倒是和金凤举很配。

    “姐姐何必自谦藏拙?既是擅长,便唱一曲来助助兴嘛,恰好老祖宗也爱听戏,古时候有彩衣娱亲,都被誉为二十四孝,难道姐姐竟然连这个都不肯?可见平日里孝敬老祖宗,难道也是假的?”江婉莹却是步步紧逼,笑话,好不容易让她逮到了这么个羞辱傅秋宁,让众人轻视她的机会,她能轻易放过吗?

    “非是不孝,实在是因为不擅长,不愿意献丑,免得污了老祖宗的耳朵。”傅秋宁桌下的手已经握成拳头,面上却努力保持着平静淡然,她明鼻,越是这种时候,自己就越不能乱。

    “姐姐何必这样死板,即便唱得不好,也不过博老祖宗一笑…”江婉莹还要再逼,却听金凤举淡淡道:“罢了,秋宁是镇江王世子的女儿,怎么可能去学戏?婉莹你不要逼她了。”他不出口还好,一出口,江婉莹更是暗恨,傅秋宁也知道这个道理,但是到了现在,也只有金凤举帮自己解围了。老太君坐在那里纹丝不动,看都没看自己这边一眼,若非真是一个戏痴,被戏台上的戏曲吸引了全部心神,那就是这只老狐狸心中不知暗自打的什么主意。傅秋宁从来没有小瞧过这老太太,经历了这几次事,更是给她打上了老狐狸的标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