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高一筹 第七十章:中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金凤举慢慢啸了。茶,沉吟问兄妹俩道!’,你们的学习我是不操心的,自有你们的娘亲来督促着。我只问你们一句,今儿族学里,可有人欺负你们吗?”说完见金藏锋金藏娇摇头,他才微笑道:“这就好,我就是怕你们第一天入学,有些不明事理的小混蛋欺负我的锋儿娇儿,听你们这样说,我就放心了。”说完又吃了些毛豆和huā生,便站起身道:“今晚不在这儿了,等一下去老祖宗那里,这东西还有吗?有的话给我带些。”

    “什么好东西?就拿这个去糊弄老太君,我都替你这孙子脸红。”傅秋宁半开玩笑的道,却听金凤举笑道:“老祖宗富贵一生,什么好东西没见过?反而就是这些玩意儿,才会讨她欢心。是了,中秋家宴时我让你做的衣裳做好了吗?明儿可不许再穿着半新不旧的衣服前去,没的给我丢人,说我狼心狗肺,把发妻和孩子扔在一旁自生自灭了。”傅秋宁心想难道你不是?若不是明儿和娇儿出乎你意料的出息了,这时候我已经被休回家了吧?孩子们还不知被你扔到哪个庄子上呢。无论何时想起,金凤举之前的行为都让她齿冷心寒,因此任对方容貌出色温柔体贴,在她这里也少了许多阴沉而显得明朗有趣,傅秋宁始终不能对他卸下心防,更别提滋生一点好感。

    “都做好了。”表面上却恭顺的回答,接着玉娘在食盒里装好了毛豆huā生,金凤举打开盖子一看,见分量十足,便对傅秋宁笑道:“还是玉娘大方,若是你,能装半盒子便不错了。”

    “吃我们的东西,还编排我。”傅秋宁笑着咬牙道,一边送金凤举到了大门口,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夕阳余晖下,这才转回来。对玉、

    娘道:“也该做晚饭了,你去看看安排些什么。那几件衣裳还剩下一点huā边没绣好,我这就赶工出来。”“是,奴婢这就去预备晚饭,荷边的话,等奴婢吃完饭来做也是一样的,反正剩的不多。”玉娘说着,就去了厨房,这里金藏锋和金藏娇吃了一肚子的毛豆huā生,就乖乖去书房温习功课了。一时间,晚风轩便安静下来。

    转眼就是中秋家宴,一大早,老太君就打发人来请,见傅秋宁和玉、

    娘雨阶正忙着,落翠便笑道:“这样的忙?老太君的意思是让奶奶和哥儿姐儿现在就过去的。既是这般忙碌,奴婢便先去回了老太君,只说奶奶和哥儿姐儿午后到便也是了,只是再不能耽搁,不然奴婢怕老太君要亲自来请奶奶了。”

    傅秋宁忙谢了落翠,又说万不敢耽搁,落翠这才笑着离去,临走时还带了一包雨阶新做的桂huā糕。

    因为晚上要参加家宴,所以中午雨阶只做了简单的米饭,炒了秋黄瓜鸡蛋,言说晚上反正是有好吃的,饿着点也无妨。傅秋宁连忙嘱咐了两个孩子这话可别在老太君面前说,丢不起那个人。然后一家人换了衣裳,方说笑着去了。

    这一次却是金明等在拥翠园外,见她们出来,忙笑着迎上前,却听金藏锋道:“金明,我们上次已经走过一回了,认得路,怎么爹爹还要派你过来?”

    金明看了一眼傅秋宁,见她面色虽是淡然,却也隐隐有好奇之意,便忍不住笑道:“爷说了,这个但凡路痴去一个地方,往往是要走几次才能熟识的,奶奶和少爷小姐这是第二次去康寿院,未必就记熟了路,爷还在御前,因此特命奴才早些回来接奶奶和少爷小姐过去。”

    傅秋宁差点儿绊了一跤,心想好嘛,这一次人都丢到管家面前去了。

    正想着,却又听金藏锋问道:“御前?爹爹在皇帝跟前吗?那什么时候才能回来?”“那谁知道呢?”金明笑着咧开了嘴:“总得皇上发话才行啊。

    不过今儿是中秋,皇上他老人家圣明,安该不会留小侯爷太久。”傅秋宁心中一动,淡淡问道:“爷把你给派回来了,他身边有可靠的人服侍吗?这个时候儿留他,莫非皇上有什么要紧事要他办?不会又是要往外跑的差事吧?”她本不留心这些,但自从上次金凤举言语中暗示弘亲王大概失势后,不免也有些关心了。她猜测大概还是那份残留的记忆对镇江王府存在着感情,所以影响了她。

    “怎么会没有?爷身边得力的人多了,只不过奴才日常跟着爷的时候多一些,爷去晚风轩的时候又多带着我,所以奶奶不知道其他人。”金明呵呵笑着,也不瞒着傅秋宁:“圣上这几日高兴,前儿还夸了荣亲王办事勤勉,这几年越发稳重,足可堪当大任了。今儿又赐了亲王和小侯爷留宫用午膳,大概这时候还没离宫。总之圣心是高兴的。

    奴才只怕这一出来,荣亲王还要拉着去他家里,要回来怎么着也得黄昏。”傅秋宁点点头,心中暗道皇上难道真的是已经打定主意要立荣亲王为储君了吗?不然不会说出堪当大任这句话。虽然这话也经常用在栋粱之才身上,但是用在一个皇子身上,就不得不令人琢磨。不过,不是说最近烈亲王的风头很是强劲吗?恩宠甚至胜过当日的荣亲王和弘亲王,皇帝又不是老的快要死了难道他不应该再考察考察?

    一边想着,不免就想起现代时候看的《雍正王朝》那部电视剧,想到康熙皇帝二废太子后却迟迟不立储君,直到他那些儿子在他面前个个原形毕露之后,才挑选了一直暗隐锋芒实心办事的雍正为皇帝。她忽的打了个冷颤,暗道这皇帝不会也像是康熙皇帝一样,故意说出这些话,然后冷眼看着几个儿子相争吧?

    这样一想,不免觉得政治实在可怕阴暗,不过想一想,这和自己这个深宅中的妇人也没什么关系。像金凤举那样的人,应该不至于看不清这些门道才是。因又放下心来,忽听不远处笑声阵阵,抬头一看,

    已经是来到了康寿院外。

    于是连忙走进去,只见阖府的女眷都在。一看见傅秋宁和金藏锋金藏娇进来,就有几个人围上去,故作亲热的说着话。老太君把傅秋宁叫到面前,笑道:“才刚掀帘子的时候,我恍惚看见外面那人好像金明,可是凤举回来了?怎么也不让他进来见我?”

    傅秋宁笑道:“小侯爷回来了,哪能不先来见老祖宗?恰是没回来呢。金明倒是回来了,小侯爷遣他回来先帮二老爷忙活着,听说是皇上把爷留在宫中赐宴,还有荣亲王。究竟什么时候回来说不准。”她可没脸说自己因为是路痴,所以金凤举特地派了人回来带路。真说出来,成了笑话不说,还不知道又要招惹多少嫉恨。

    “哦,圣上又留赐宴了啊。”老太君点点头,颇有些感慨的望着外面,轻声道:“自他爷爷封了侯起,咱们家倒数他是最得圣眷。只不过,这圣眷正隆固然好,有时候,却也应该抽身而退啊,那锦上添huā烈火烹油,往往不小心就烧到了自己,可不是刻骨的疼呢?”说完忽然想起这样日子,自己说这种话太不吉利,忙收了感慨之色,呵呵笑道:“老了,这样日子说这些话干什么?没的让人心里难受。

    傅秋宁微笑道:“也不难受,老祖宗是居安思危高瞻远瞩,小侯爷皆因小时候有您和太太这样教育着,方能有今日的成就。”说完四下看了一眼,便轻轻巧巧转移了话题道:“那架大隔断屏风呢?我说今儿个觉着少了什么,原来却是大屏风没了。”金老太君笑道:“今儿家宴,人又比端午的时候多了一些,这屋子也难免显得拥挤,因此我临时叫他们抬走了,倒显得屋里敝亮,你觉得如何?”傅秋宁自然是附和着称赞了几句。一时看见江婉莹过来,她便去了别处,和其他几个族中妇人说了会儿话后,便坐到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里去了。金藏锋和金藏娇则是和族中孩子都在外边玩儿。

    一时间忽然听外面报说“小侯爷过来了。”傅秋宁抬眼向门外看去,只见金凤举一身秋香色长衫,外面披着一袭湖青色的缎子披风,风度翩翩的走进来。房间内的人便立刻围了上去,解披风的解披风,问候的问候,真个是众星捧月一般。却见金凤举的目光在人群中四下寻找着什么,她忙把身子又退了一退,偏过头去和一个族中旁支的媳妇说着话。知道这样也躲不开对方的目光,但只要他别在大庭广众之下喊一嗓子“秋宁”这就算好,万众瞩目的滋味,她实在是受够了。

    金凤举也不知自己是怎么回事,甚至他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举动不妥,只不过是一进屋,下意识的就开始寻找傅秋宁,刚才从院子里进来的时候,已经看到两个孩子在外面玩儿了,所以是笃定对方在这里的。

    果然,找了两圈,便看到她正在最不起眼的那个角落里说话,心中不由得暗暗好笑,却也知傅秋宁为何这样做,因此只是淡淡一望,便收回了视线。

    接着就听金老太君叫自己过去,金凤举忙走上前,一边笑道:“老祖宗今儿个气色真好,您就是个喜欢热闹的,如今看见来的人这么多,便高兴了。”一边就在老太太身旁坐下,接过彩云递过来的茶喝了一口。 )

    嗷嗷嗷,终于写到这里了,中秋过后,情节就慢慢的开始起波澜了,但是凤举对秋宁的心意也会更加坚定,只不过要吃到秋宁,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了,嘿嘿嘿……………(比今天是梨huā编编的生日,特意加更一章庆祝,所以还是三章哦。从明天开始,就恢复每天两章了,如果是成绩很好,或许挑哪天出来加更,但平时都是每天三千字。咕”

    嗯,笨酒也知道,自己等于是个新人,能有眼前这些成绩真的是太难得了,都要感谢大家的支持和订阅,还有打赏粉红票票推荐票票以及各种。

    因此实在应该知足,不该妄想太多,但是该求支持求票的依然要求,对不对?不过笨酒真的很开心很知足,感谢大家的厚爱,笨酒会继续继续努力的哦,嘿嘿,我是觉得后面的情节要更精彩些,就是不知道大家以后看了会不会这么想,因为好像还是有蛮多人喜欢这种温馨的家长里短。当然,笨酒可以保证,不管波澜如何,会一直很温暖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