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高一筹 第三十五章:巧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嗯,怎么说好呢?直到现在笨酒的震惊也没有退去。真的,星期天下午上的签约榜,然后前天星期一没心思写文,一会儿就忍不住刷新看下成绩,却只涨了八十个收藏,推荐票几乎没有,点击倒是增加了几千。于是笨酒深刻认识到这种成绩就不要去作者群里努力和大家要推荐票了,反正也不可能在首页新书榜上呆多长时间的。

    于是昨天就老老实实地关进小黑屋写文,结果晚上一出来,完全就是懵了,增加了两万多的点击,三百多的收藏,推荐票完全没有去作者群要但是还涨了几十张,新书榜上冲到第八这到底是肿么回事?难道是哪个大神看笨酒太笨太可怜,慷慨贡献了章推或者直通车吗?如果说因为在榜上,可星期一不也在榜上吗?肿么就木有成绩捏?

    原谅笨酒说这么多废话,因为实在是太太太太惊喜了,哈哈哈哈!于是就惊喜的风中凌乱状继续打滚要票票吧,嗷嗷嗷!(众:滚,我们要看文)5555,被一脚踹开了

    *******************

    金凤举竟然要让自己和孩子们搬去后院,如果这件事真的由着他办,那还是自己想要的悠然生活吗?一个不受宠甚至都没有和丈夫同房,却顶着正妻之名的女人,还有两个洗衣女生出来的孩子,即便金凤举有心照拂,他能够照拂多久?内宅中的明枪暗箭从来就不是这些男人可以禁止的,若真是这样,那自己还不如被休了,然后带兄妹两个和玉娘雨阶一起出逃,混在哪个戏班子里呢,最起码她敢保证自己的技艺可以让她们不受欺负。

    “小侯爷请听我一言。”

    强忍着内心澎湃,傅秋宁力求镇定的开口。见金凤举转过身来,她才郑重道:“妾身不想搬去后院,原因大概您也清楚。妾身也不认为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对于孩子们来说就是好事儿,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此乃圣人之言,想来小侯爷也该懂得其中道理。锋儿兄妹能有今日,生活清苦是一方面,也因为在此处自由自在无忧无虑,不必费尽心机去保护自己,甚至陷害别人,他们如今还小,心性未定,妾身私以为,这不是搬去后院的好时机,恳请小侯爷三思。”

    金凤举回过身来,他是第一次认真打量着这个女人,却只见对方面上一片坚毅之色,双眼清澈坦诚,这显然不是欲擒故纵或者什么要挟的手段。也是,六年了,有哪个妇人可以为一招欲擒故纵隐忍六年?自己今日还这样想,未免有些小人之心了。

    金凤举就站在傅秋宁面前,淡淡的视线在空中与傅秋宁坚定的视线相遇,两人就这样对望良久,他才点点头,淡淡道:“既然你坚持,那好吧,就按照你的意思办。”

    傅秋宁长长吐出一口气,她对着已经迈进后门的金凤举再次施礼,郑重道:“妾身谢过小侯爷成全。”

    金凤举脚步微微停顿了一下,嘴角边扯出淡淡的一抹笑,心道谢我?这话说的太早了。

    从傅秋宁那里吃完午饭,金凤举本来不想睡午觉的,但是看着傅秋宁那恨不得立刻下逐客令的眼光,他便悠然的在炕上一趟,翘着二郎腿道:“有些乏了,索性在这里歇歇,锋儿,娇儿,过来陪爹爹睡个午觉,学习要劳逸结合,也不必让自己那般累。”

    傅秋宁牙都快咬碎了,一旁的金明也苦着脸,心想我的爷啊,如今怎么越来越小孩子心性了?也不看看您多少事儿。因陪着小心上前道:“爷快回去吧,来的时候儿不是遇见太太房里的玲珑姑娘,说是太太要找您吗?何况您今儿也说过该去老太君那儿走一趟。”

    金凤举瞪了金明一眼,心想就你心急,爷我难得有点玩心,就让你给破坏了,下次再这么没眼力见,看给你踢去庄子上,一辈子别回来了。

    一边想着,到底还是不甘不愿的爬起来,掸了掸衣袖道:“是了,我竟忘了还有这些事情,那好,我这就走了,日后有什么为难的事,就让人去找我吧,我若不在府里,就去找……太太……”他本想说去找奶奶,又一想,傅秋宁无论如何还顶着一个正妻的名头,让她有事去找一个平妻,这也真有点儿太欺负人了,越发显得自己不怎么是东西,因此临时把奶奶改成了太太。

    穿过花园子,金凤举稍微想了想,却是举步向康寿院走过去,金明在后面见了,不由小声道:“爷不用先去太太那里一趟吗?似乎是有事儿要和爷说。”

    “这个我难道不清楚?少废话,给老祖宗请安才费多少功夫?去太太那里说事情,又不知要多少时间。”金凤举说完,便言当先向前走去。

    金明心想着必不会这般简单,难道少爷已经知道太太要和他说什么?所以故意先避开?他这里揣度着,不过一会儿功夫,就到了康寿院,丫鬟们见他来了,忙都争相笑道:“老太太刚刚还念着二爷呢,可巧儿就来了,快请进去。”一边又伸着脖子向屋里喊:“小侯爷过来了。”

    金老太君一听说最得意的孙子过来了,喜得一叠声道:“快让他进来,进来。”及至见到金凤举进来了,笑容就更加开怀,携了他的手让他坐到自己身边,一边看着他道:“这些日子都有些瘦了,也不让你媳妇炖点东西好好补一补。”

    金凤举笑道:“天天补着呢,老祖宗不用忧心,难道必要孙儿变成个大胖子,坐进轿子里咵嚓一声,把轿子也压散架了才好么?”一语未完,老太君已经笑了,在他身上轻轻捶了一下道:“如今孩子都有好几个,还是爱这样逗我开心。”

    金凤举眼光似是不经意的在屋中所有植物上瞥了一眼,忽然笑道:“我说晚风轩里的花草都哪儿去了,原来却是到了老祖宗这里来。真是奇怪,她们娘儿几个素日里足不出户,怎么忽然巴巴的想起送这些给老祖宗了?”

    “晚风轩?”金老太君疑惑的看了那几盆花草一眼,不解道:“这是你媳妇今早送过来的,说是知道我喜欢,特意弄了来给我看着,这香味儿也好。你……你怎么说晚风轩?那里不是一个破落院子吗?我记着从红香没了后,再就没人进去住了。”

    金凤举笑道:“老祖宗忘了?六年前孙儿成婚,婉莹只是平妻,正妻却是镇江王府世子的一个庶女,个中缘由老祖宗也清楚的。因着这些,从她嫁过来之后,就把她安排在晚风轩,再没去管过,不过是发些定例给她度日罢了。前几日我去她那里,当时就觉着她屋里摆着的这几盆花草别致,虽然不是什么异种珍品,难得它绿的茂盛可爱,放在屋里看着就觉生机勃勃神清气爽的。孙儿知道老祖宗爱这个,还想着端午节前讨了来给您呢,没想到婉莹倒是心思玲珑,竟然先我之前到老祖宗这里来卖好了,平白的让她抢了我这个做孙子的风头,看我回去和她算账。”

    “呸,亏你说出这样话来,那是你媳妇,她的孝心不就是你的孝心?还有脸和一个女人家计较,也不怕说出去让人笑话。”老太君又好气又好笑,在金凤举肩上轻轻拍了一巴掌,然后面容一整,淡淡道:“不过你说的这个女人,我倒是想起来了,还以为你早已休了她,怎么?如今却还是养在府里吗?说句实话,她的命不好,我也知道这命不是她能选的,可是身处其中,咱们也是无奈。你这孩子向来做事有分寸,如今在府里养着她,没逼她回去送死,已经是仁至义尽,做什么还要去探望她?若让人说你连镇江王府世子的庶女也不嫌弃,传出去还怕别人不笑话你么?荣亲王爷那边,怕是也要有微辞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