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高一筹 第二百九十五章:释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傅秋宁皱眉道:“怎么?爷先前还说要撵她出去,如今怎么又想用她了?您不怕她发现huā园里那个秘密了?”

    金凤举沉吟道:“huā园里的秘密她恐怕根本想不到,如今也就没了威胁,我这后来计划中却是要有事情令她去做的,若将她撵了出去,则又要费周折。”他说完便冥思苦想起来,不过很快就展颜笑道:“行了,这件事情顺其自然吧,你现在受了伤,别劳神多想,好好静养要紧,我出去看看刘太医是不是将方子开好了。”

    傅秋宁点点头,又道:“你遣金明去打听一下,府里其他受伤的人如何了?多赏些银钱,这也算是无妄之灾。”说完金凤举笑道:“我知道了,你不必操心。”

    傅秋宁微微一笑,眼看着金凤举走到了门边,她又叫住道:“我知道爷如今的事情忙,且那都是关系到将来的大事,府中这点事情也算不得什么,你去看看老太君,没事儿就接着去忙吧,太太和二太太今儿偏巧赴宴去了,晌午就会回来,放心好了。”

    金凤举道:“我再怎么忙,也不急于这一时。是了,轩儿和绣贞在哪里?我过去看看他们,让他们母亲这样一闹,两个孩子定是吓坏了。”他本想说从此后就要住在风雅楼中,只是想到傅秋宁如今身上还有伤,就又要给她再添两个孩子,这话怎么能说出口,因此后面这一句话在舌尖上滚了几滚,便没说出来。

    他不说,傅秋宁却自己说出来了,叹气道:“清婉阁他们是暂时回不去了,爷出去顺便让剪枫给他们姐弟两个安排两间房,再调清婉阁中服侍他们的丫鬟过来,不然我这里也只有剪枫秋玉还算稳当,窗huā冰凌到底有些小,若爷不放心。先将锋儿和娇儿的丫鬟拨过去也使得。”

    金凤举目光闪了闪,沉声道:“就先拨清婉阁的丫鬟过来吧。看看看看,让你别操心劳神,却还是想着这些。你放心,这里都有我安排,你只好生静养就是。”说完一掀帘子出了门。

    金绣贞和金振轩此时正在书〖房〗中,两个孩子又是心痛又是愧疚,心痛娘亲所作所为,让她和自己姐弟俩落到如今这步田地。愧疚自己抛弃娘亲,又害傅秋宁为了护他们受伤。因此两个孩子这会儿真是千般滋味在心头。

    忽听外面丫鬟说金凤举过来了,金绣贞和金振轩这才擦干了眼泪。待见到父亲,两个孩子却又忍不住纵身扑到他怀中,再次放声大哭起来,仿佛要把心中那些委屈和恐慌尽皆哭出。

    金凤举摸着两个孩子的头,轻拍着他们的背,也没说什么话,这个时候也的确不需要说什么。过了好一会儿。待姐弟俩哭声渐歇,他这才拉了他们的手来到内间,金藏锋懂事。忙拉着几个弟妹就要出去,可金振翼却是十分好奇,只想留在这里听墙角,最后被金凤举瞪了一眼,这才不甘不愿的跟着哥哥出去了。

    “如今这里只有你们和爹爹三人,你们总该告诉爹爹是怎么回事了吧?”

    金振轩和金绣贞低头不语,听金凤举说了这样一句话,金振轩目光闪了闪,却还是不说话,金绣贞则是垂下头去。只捏弄着自己的衣角儿。

    金凤举知道这两个孩子跟着江婉莹,性子都有些别扭,傅秋宁从前就透露过,相对来说,她还是喜欢鲁直的金振翼,言下之意就是这对小儿女除非是江婉莹。否则别人带着怕是困难,谁知造化弄人,到最后,这两个孩子却还是要着落在她身上,只是这别扭性子都好几年了,自然也不可能一朝改过来。

    因此他也不心急,只是耐心反复问着,最后金振轩到底沉不住气了,抬眼看着自己的父亲小声道:“爹爹……爹爹何必问我们,难道您心里对娘亲就没有什么想法?”

    金凤举心中“咯噔”一声,暗道怎么回事?我和秋宁连老太太太太甚至是婉莹都骗过了,难道竟没瞒过这两个孩子?是了,从前我们只顾着在婉莹面前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却是忽略了这两个孩子,想来是什么时候有的眼神动作不对,轩儿是个聪明的,若看见了,起了什么疑心也说不定。不对啊,怎么说只是六岁的孩子,难道就真的心细如发到这个地步?

    他心里想着,面上却故作惊讶道:“这是什么话?爹爹对你们的娘能有什么想法?是,因为你们娘亲做事情莽撞,所以爹爹有些生气,这些日子冷落了你们娘亲和你们,可这也是因为爹爹身上的事情太多,也不要说你们了,就连你们大娘这里,爹爹也不过是晚上去来顿饭睡个觉而已,和你们哥哥姐姐都没说过几句话,你们俩难道就因为这个多心了?就算是多心,又怎么惹得你们娘做出那样事情来?”

    金凤举那是什么演技,想瞒过两个孩子自然是轻而易举的。果然,金绣贞和金振轩对视了一眼,心中都觉着有些奇怪,暗道莫非爹爹真的不知道,是我们多心了?可……不管爹爹有没有疑心娘,她杀了秋霞,和太子连通一气,这都是不争的事实,我们身为儿女,最多也就只能替她保守那个秘密,不然又能怎么样呢?

    金凤举最终也没问出什么来,午饭后江夫人和方夫人都回来了,听说就这么一上午,府里就闹了个天翻地覆,傅秋宁险些被江婉莹砍死。两人出了一身的冷汗,忙遣人去探,回来的人便说宁二奶奶已经睡下了,伤势也已经没有大碍。

    江夫人便念了几声佛。又派人去看了看那些受伤的仆人,回报说都没有大事之后,她这才去了趟康寿院,自然让老太君数落了一场,她心里也奇怪呢,暗道婉莹这孩子当真糊涂,怎么就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让我即便有保下她的心,都没有保住她的力了,凤举岂会不拿这次的事情大做文章?

    因自己坐在〖房〗中也六神无主,老公爷这些日子不在府中,那是个喜动不喜静的,从赋闲在家之后,也没有好好儿在家坐着的时候,因此这会儿竟不知找谁商量,而且自己这个侄女儿素日里一次次闹出的事情,做的的确不地道,她也不太敢让丈夫知道。

    正左右为难时候,忽听外面丫鬟道:“小侯爷过来了。”她神情一凛,心想:得,我这里什么还没想出来呢,儿子就先来兴师问罪了。他和傅秋宁如今真是夫妻情深了,看见她被砍伤,岂能善罢甘休?

    因心下叹气,暗道少不得拿出母亲架子,将过去婉莹为这个家所做的那些牺牲都拿出来说道说道,怎么着也不能让凤举将婉莹休回家去啊,不然自己怎么对得起哥哥?嫂子那个人也是厉害的,到时候自己可真是都没脸回娘家了。

    一边想着,金凤举早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面色铁青眉目不善,一进门便恨恨道:“娘,这一次你别再为婉莹说话,你看看她都做出了什么事情来?如今连贞儿和轩儿都吓得躲在风雅楼里直哭,她何以为人妻何以为人母?不行,这一次我决不能轻纵了她去。”

    江夫人一听儿子没有开口就提休妻,方觉微微放下心来,这里咳了一声,因为底气不足,便刻意端出母亲的架子,冷哼一声道:“你还有脸说?也不看看是谁造成今天的这一切?婉莹就算是得了失心疯,这都是谁逼得?她一个国公府的嫡孙女儿,嫁给了你做平妻,这本身就已经受了天大的委屈,当初咱们是打的什么主意?只说等事情都平静了,就将那傅秋宁撵出去,把正妻之位给她,这才对得起你舅舅家和婉莹对咱们的情意。可你呢?不但没把秋宁撵出去,还抬举了她。这也就罢了,你不该只独宠她一人,你让婉莹看着,心里是什么滋味儿?如今你越发连清婉阁的门都不登了,秋宁最近也实在是爱出风头了些,你们夫妻两个一齐挤兑她,可不是就将她挤兑成今日这样?认真说起来,是咱们对不起她,你还有脸跑到我这里说这样话。”

    金凤举原本心里就打好了主意,因此听见母亲如此维护江婉莹,他不怒反喜,只假装有些心虚的别开目光,但仍是气愤道:“这事情到今日,难道就都是我的错?娘你不看看婉莹都做下了多少好事儿?上次去清婉阁,本是要和她亲近亲近,结果怎么样?阴阳怪气损了我一顿,我可是男人,秋宁当日在晚风轩受了五年的委屈,还没有像她那般呢,不然我早休了她。我对婉莹忍耐的还不够?今儿竟然做出这样事,传出去我还要不要做人?我们国公府还要不要名声了?”

    母子二人在这里争持不下,最后金凤举气鼓鼓的“勉强”同意暂时不把江婉莹休出门,只要她日后好自为之。若能痛改前非,则一日夫妻百日恩,她仍是自己的平妻。不然的话,夫妻之情是一定要了断的。只是金绣贞和金振轩受了惊吓,到现在也是问什么都不肯开口,短时间内不能让他们回清婉阁去,端看江婉莹日后怎么表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