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高一筹 第二百六十三章:安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傅秋宁这才抬眼,目光在几位面色不定的女眷身上看了一眼,最后定在胖妇人身上,腮上微微露出一抹冷笑,沉声道:“李姐姐想说什么?你便是这样一个急性子,想做什么事情,别说后果了,连头尾都不肯略顾一顾。难道当日回去时,韩大人没和你好好分说过?如今还是这么听风就是雨的,自己慌神儿不说,没的还搅得人心不稳。”

    被叫做李姐姐的胖妇人伸长了脖子,似乎想要高声反驳,但是对上傅秋宁冷厉的视线,不由得就把脖子一缩,那些话也自然都缩回了肚子里。

    傅秋宁这才沉声道:“大家担心什么?白姐姐刚才说了,倭寇进城是五年前的事情。如今这泉州,哪里还能看到当日的凄惨萧条?照样是锦绣繁华。我和我们爷来到这地方的时候,他就说过,泉州靠海,因此经济十分繁荣。照理说,这样的地儿,当日那些倭寇的收获也不会少了。怎么却在那之后,整整五年也没见他们的影儿?还不是因为经过了那一次事,这城防加强了许多,圣上也关心着这个地方,所以没有人敢投机取巧消极抗倭,让那倭寇连续数年无法可施,这才得了五年的安定吗?若是能在这肥肉上咬下一口,你以为那些倭寇们会放过?做梦去吧。定然是之后再想着打劫的时候,不但没吃上肉,满口牙还崩掉了。这才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如今城防还在,百姓们纵谨慎一些。也未尝不可。只是咱们身为官眷,若是慌了神儿,岂不是让这城里人心不稳?这若是在军中,便该腰斩车裂的。”

    说到腰斩车裂的时候,傅秋宁再次看向那胖妇人,果然见她吓得用手捂住嘴巴。她微微一笑,伸手重新拿起茶杯啜了一口。才接着悠悠道:“更何况,你们怕什么?现如今城外追拿倭寇的各卫所官军,怕不下万人。那些倭寇还不知道有多少在这陆地上身首异处。能不能摸到泉州城的大门都是两说,咱们若就开始胆怯慌神,这岂不是笑话一样?”

    听了她这一番话。几个女眷都纷纷点头,也松了一大口气。傅秋宁为了稳定人心,便命厨房整治宴席,对众人笑道:“前几日本来就要留姐姐们用一餐饭,偏圣旨下来了,我和我们爷都忙着接旨,倒是怠慢了姐姐们。如今恰好你们来得齐全,厨房里还有些野味,我让人整治了,咱们就在我这住处用一餐吧。说起来不成体统。留人饮宴怎能如此随意?但只是我和我们爷从京城远道而来,这会儿又是非常时期,倒不能讲究这么些了。”

    众人连忙站起身来,纷纷谦虚感谢了一番,傅秋宁就与她们说些闲话。忽见秋玉从屏风后转出来,走到她身前小声道:“奴婢刚刚从后廊上过来,看见好像是轩少爷在门后坐着,看见奴婢,他就站起身一溜烟走了。”

    傅秋宁轻轻点了点头,淡然道:“知道了。不必去理他。”说完面上又堆起笑容,和众人一起说笑起来。

    且说金振轩,闷闷不乐回到江婉莹的房间里,只见她正在绣着一件肚兜,抬头看见儿子回来,她便笑道:“哟,轩哥儿回来了,如何?这几日和你姐姐在宁二奶奶那里住得好吗?今儿早上又回来做什么,我看你们两个挺乐不思蜀了的。”

    金振轩看了她一眼,眼中的痛苦一闪而逝,接着便恢复一贯的淡然情绪,轻声道:“娘亲何必这样冷嘲热讽?大娘再好,终归不是我们的亲娘。在我和姐姐心里,始终是认娘亲的。怎么如今我和姐姐在别人处睡了几晚,你不说担忧,反而这样阴阳怪气的说话?姐姐若听见了,可不是越发不肯回来了吗?”

    江婉莹心中一凛,再看向儿子的目光便有些呆滞,接着也不知道是想起什么,她眼中便滚下泪来,拉过了金振轩,摸了摸他稚嫩的小脸,好半晌,方叹了口气道:“难为你这样小小年纪,看事情却比娘亲还强。你说的对,娘亲只因为这些日子心情不好,让那傅氏挤兑的狠了,才对你兄妹发脾气。如今你爹是彻底不要咱们了,他的心全去了傅氏那里,秋霞走了,你说,这屋里哪还有个贴心人?娘亲心里苦,不冲着你们姐弟两个发火,又要冲着谁?”

    金振轩叹了口气,想了想又道:“娘,那你让我和姐姐将两只奶猫抱过来养吧,姐姐很喜欢她的猫,爹爹还有些怕猫呢,可大娘不也是养了吗?所以娘也别怕爹爹就因为奶猫不肯过来,其实没什么的。”

    江婉莹眼中厉色一闪,她倒不是怕猫,只不过对猫这种动物讨厌至极。嫌弃它们性子野,又不是十分温顺,还动不动跑出去,回来就在床上桌上乱蹦,弄得到处是脚印。因着这些原因,她是断断不能容忍两个孩子养这种东西。只不过转念一想,儿子女儿是自己亲生的,难道要因为两只猫推去傅秋宁那边?那个女人心机深沉,又惯于笼络人心,不消别的,当日金振翼金绣楠兄妹两个,可是娘亲都被撵去了庄子上的,对傅秋宁的恨能少了吗?可这才多长时间,就都唯她命是从,自己的这两个孩子过去,怕也会被对方给降服了。

    因想到这里,便对金振轩笑道:“既这么说,也罢了,天下总是当爹娘的心软,争也争不过你们。为的是什么?还不是因为爹娘将孩子放在心尖儿上,可儿女并不把爹娘放在心里吗?好了好了,你就回去和你姐姐说,便把那两只小猫抱回来养吧。多大点子事,就给我摆这样的阵势,难道不知我是最厌烦那个傅氏的吗?”

    金振轩到底还是小,听见母亲这样说,登时高兴起来,在母亲怀里着实说了几句赔罪的话,然后就跑出去叫金绣贞回来,只是心里却不知不觉间升起一丝疑惑担忧,只他却哪里能注意到,很快的,这丝疑虑担忧就被抛到脑后去了。

    如此转眼间就是半个月过去,金凤举却始终没回来,幸亏每天往来都有军报,傅秋宁遣小厮打听明白了,知道丈夫还算平安。她虽每日里都提着心,却也知道这种事情上是没什么儿女情长可讲的,所要顾及的,就只有家国天下四字。

    此时城中百姓都已经知道倭寇进犯,屠了两个村子。金凤举大怒之下,命各防倭卫所全力追击,他自己也带着一大队人穿梭在沿海各处,寻找那些倭寇的踪影,一旦发现,必然血战到底,绝不退缩。因着这股士气,这次倭寇虽然集结在一起大规模登岸,反而还不如往年那般能讨到不少便宜。上岸三天,倒是白白丢下了上千具尸体,剩余的倭寇狼狈的东躲西窜,打了几次遭遇战后,又损耗了将近一半。于是最后剩下的这些人,即使没有抢到什么物资,也迫不及待的想要重新退回海上了。

    可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因为痛恨倭寇的凶残,金凤举以抗倭总指挥的名义调动了福建沿海共三万多兵力,一部分用来追击倭寇,另一部分则用来严防海岸线,便是算准了这些家伙走投无路之下,定然会打着重新退回海里的主意。

    这样一来,倭寇们就算是被夹死在这片狭长的海岸线了,就算有几只漏网之鱼划着小舢板打算逃到对面的海岛上去,往往一场大风,也就是个船毁人亡的命。因此剩下的倭寇也红了眼睛,俗语说垂死挣扎,几次遭遇战都是空前惨烈,若不是此次金凤举下了严令,又亲自带人打了几次战斗,每一次都身先士卒,只怕这些对倭寇已经有了心理阴影的抗倭官兵们此时已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那些落水狗下海了。

    这些都是外面战场上的事情,傅秋宁在内宅里,除了小厮打听回来的消息,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好在战报上的情况一天好似一天,金凤举也始终平安无事,这才让她稍稍放下心来。

    因为金凤举不在府中,所以原本说好要给孩子们请的西席也就一直搁着。平日闲来无事,不过是傅秋宁看看几个孩子的功课,有时候和他们讨论几句。也直到这时候,几个小家伙才知道,这位大娘可不仅仅是只会唱黄梅戏而已,她的才华也是很令人尊重的。

    恰好这一日乃是乞巧节,民间习俗,这一天姑娘们都是要拜月许愿,以期待自己未来能够心灵手巧,得到丈夫和公婆的喜爱。

    那些小奶猫养了这么些日子,一个个也睁眼了,动不动便在床上地上歪歪扭扭的走着,十分的憨态可掬。而那只瘦骨嶙峋的老猫,也在这大半个月的时间里变的珠圆玉润,虽然距离肥滚滚肉呼呼这种体型还是有一定差距,但看上去已经是漂亮多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