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高一筹 第二百四十四章:安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傅秋宁差点儿笑出声来,心想什么叫过了年龄?女人二十三到三十二才是最佳生育年龄好不好?只不过这种现代知识自然不能和金凤举说。而且她也怀疑古代的女人由于太过早熟,和现代女子大概也有差异。因此想了想就道:“我自己都不着急,爷倒是叹的什么气?就算我这一生没有亲生骨肉,难道锋儿娇儿不是我的孩子?他们本性纯良,将来无论发达还是落魄,必然不会扔了我这个娘亲就是,既如此,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就算小侯爷厌我老了,孩子们总不会撒手不管的。”

    金凤举苦笑道:“何苦又要饶上我冷嘲热讽两句?我从前和你说的那些话,都成了耳旁风不成?我只是怕你心里不自在。既然你能如此看得开,我自然也没什么可说的。不过是怕你怨我在你身上不够努力……哎呀……”原来他最后一句话放低了声音,却被傅秋宁给推下了榻。

    ***************

    “凤举,大军已经整顿完毕,父皇明日就要出发,京里的事情我就交给你了,还有你姐姐和这府里的人,平日里你也多照应一些。”荣亲王府的后花园假山亭上(书书屋最快更新),赵伦和金凤举相对而坐,面前不过是几盘果品甜点和一壶水酒。

    赵伦素日里就好杯中之物,然而此时却是半点饮酒的心思也没有,只是看着桌子上那些果品杯盘发呆。

    金凤举看着荣亲王,想了很久才郑重道:“姐夫,你……好好保重。战场上固然不能恐慌后退,但也不要处处争先抢功。这两年来,姐夫越发比先前沉稳,所以许多话也不用我嘱咐了。我只和你说一句。一心一意,不要被京城任何事搅扰到。无论我发生了什么,你都不要心烦意乱。而王府里有姐姐。宫中还有太后,你更不用挂心。”

    赵伦看着他认真的表情,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轻声道:“莫非,凤举你已经有了什么打算?”

    “不是我有什么打算。而是太子殿下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段放松期,总不会什么打算都没有。”金凤举用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忽然又冷冷一笑道:”不过,任他千般谋划,怕到最后也不过一捧黄沙,皇上毕竟没有老糊涂。”

    两人对看一眼,有些话皆都心知肚明。赵伦经过了这一阵子的仔细思量。也发觉事情有些蹊跷,加上偶尔金凤举也会稍微暗示两句,因此已不像从前那般一蹶不振。

    于是他便站起身,拍了拍金凤举的肩膀道:“总之,就如你说的,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好了,天不早了,你这就回去吧,我也要去你姐姐那里安慰她一番。好在这府里有她,我总算放心一些。”

    金凤举点头。冲赵伦拱手告退。

    皇帝从来都是最沉稳的人,然而兴许是从出生起竟没上过战场,这一次御驾亲征竟显得十分兴奋着急,这消息刚刚在京城中流传开来。大军便开拔了。

    这一日靖国公府气氛就有些低沉,女眷们齐聚在康寿院,直到将近晌午时分,才看到金凤举从外面进来,金老太君便问道:“如何,你看着荣亲王的样子,可是不是十分消沉?”

    “怎么会?”金凤举明白祖母的担心之处,便笑着安慰道:“老祖宗放心,他是亲王,哪里就用得着他上阵杀敌?不过是随侍在皇上身侧罢了。难道三军将士还能让皇上有什么闪失?论理,姐夫从出生起便是皇家子弟,如今也该出去磨练磨练。”

    金老太君点点头,沉吟道:“你说的自然有道理,我只是担心你姐姐,唉!这偌大一个王府没了男人,如今的太子……我只怕她周全不好。”

    金凤举笑道:“这个老祖宗也放宽心吧,姐夫是走了没错,但是护卫下人们都在,那是荣亲王府,哪里就能有闪失?再说姐姐是个什么样的人老祖宗不知道?自小儿便有主意,杀伐决断惯了的。但凡她不欺负别人就不错,别人断断欺不了她去。何况宫里还有太后,那位老人家也不是轻易可以糊弄得。秋宁如今又时常进宫,太后娘娘也喜欢她,什么事情都有照应。”

    金老太君让金凤举这样宽慰了一番,倒觉着心里的确是好受了些。见媳妇和孙媳妇等都坐着,看着自己都有些担忧,她便淡淡一笑道:“我老婆子是活了几十年的人,什么样的风雨没见过?还不像你们想象中的那样没担当。不用担心我,各自回去吧。婉丫头也回去处置事情,越是这时候儿,咱们府里越得精精神神的,不能让人看了笑话,有了可乘之机。”

    江夫人和江婉莹等都忙起身答应了,接着众人起身一一告辞。出了康寿院,除了那次去风雅楼禀报秋霞自缢的事情,之后再没和金凤举说过什么话的江婉莹便陪笑着对金凤举道:“大军已经开拔了,妾身原想着爷怎么着也要监督粮草随后压阵,谁知竟然不用去,如今总算是放下了这一颗心。今儿早上出来的时候,我命她们蒸了几样新奇点心,可巧儿学里先生们也有事,给孩子放了假,振轩和贞丫头都念叨着这些日子没见你,想他们爹爹了。若是爷有空儿,不妨过去一趟看看他们?”

    金凤举看了她一眼,想了想方淡淡答道:“好吧,我也有日子没见振轩和贞丫头了,去看看也是应该的,金明,把我前儿从番商手里得的那几颗宝石拿过来,贞丫头喜欢这些,送给她这个,也省得她在我面前撒娇撒痴。”

    江婉莹面上笑容越发灿烂,道:“俗语说,知女莫若父,真真没错。爷真是了解贞丫头,有了这几颗宝石,这几日那点子怨恨保管就丢到九霄云外去了。”她说完,便看向一旁的傅秋宁,微笑道:“姐姐和爷向来是形影不离的,不如也过去坐坐?”

    傅秋宁摇头笑道:“不了。这些日子预备着雨阶的婚事,几乎没怎么出风雅楼。既是今日赶巧,我倒是想去看看霍姨娘。从先前田雨出了事,她就病了,这一病竟是病到现在。”

    金凤举道:“你说的很是,这些日子忙着朝堂上的事,我也没去探她,你过去看看,若还是病势沉沉,许是就要请御医来看一看了。”说完傅秋宁答应下来,看着他和江婉莹往清婉阁去了,她这里就往霍姨娘的院里来。

    那霍姨娘在处置了心腹丫鬟田雨之后,原本是心虚害怕,不敢见金凤举,所以只好推病。谁知那一夜也没好睡,在窗前吹了一夜的风,竟然就真的感染了风寒,她虽是胆大,心里也早就想过或许有东窗事发的一天,自己未必能得善果。然而这么多年来,毕竟小心谨慎,竟然没露过形迹,就是那一回在书房,因为一时慌乱而落下了那要命的东西,但事后也没听过风声,想来应该还是没有露馅。只是自己好不容易想出的一个主意,费尽了千般心思才在傅秋宁那里安排好了一手暗棋,谁知道要用的时候,才发现又出了一点差错,竟找不到那东西了。之后田雨和秋霞在梅林里见了面,密谋时又让金振翼看见,酿出了天大风波,而让她和江婉莹不得不亲手除了两条臂膀。因自己在床上想着,竟是忧思不断,以至于原本身体还算结实,如今却是被风寒和忧惧侵袭的真成了病,且这一病就是来势汹汹。

    事到如今,她也不由得后悔,暗道何必让秋霞和田雨在梅林子里见面?自己便是去一趟清婉阁又如何?不过是从太子府里送过来的一点子东西罢了,袖在袖中不被人看见,偷偷带回来不就好了吗?只说谨慎小心谨慎小心,却小心成这样天大的祸事,如此看来,果然古人说聪明反被聪明误,这都是不错的……

    因此时躺在床上,病得七七八八却是睡不着,脑子里全都是这些念头。忽听外面小丫鬟高声道:“宁二奶奶来了?”接着又听见傅秋宁淡淡道:“嗯,我来瞧瞧你家姨娘,如何?这会儿可好一些了吗?”

    霍姨娘先是一怔,接着又是一喜,暗道这些天自己不能出门,也不知府里情形究竟如何,傅秋宁这一来,她倒是可以好好打听打听。因忙撑着坐起身来,身边的大丫鬟拿了一个抱枕垫在她身后,只听门帘响动处,傅秋宁已经走了进来。

    “姐姐……”

    霍姨娘强撑着要下床行礼,傅秋宁忙紧走几步摁住了,细端详了端详,便叹气道:“这是怎么说的?怎么忽然就病得这样厉害?看看这身子瘦的,下巴都尖成这样儿了。”

    霍姨娘立刻就滚下珠泪,摇头道:“我身边的人犯了那样天大的事儿,我知道了,只差点儿活活气死。原本想去给爷和奶奶请罪,奈何这身子又不争气。这么些天,也没见爷和奶奶过来说一句话,我心里只说这是恼了我。也是我自己不争气,身边的下人竟出了这么个白眼狼来,翼哥儿幸得没有事,不然的话,一旦有个万一,我……我真是万死也不足赎罪。”(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