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高一筹 第二百零九章:打消念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见冯珍珠转头向门外看去,金燕芳便冷笑道:“不用迁怒那帮小丫鬟,是我不许她们通传的。我从嫂子那里来,原还想着不是嫂子疑心病太重,就是我疑心病太重,曲解了她话里意思。谁知刚刚听了你们那番话,我才知道,原来不是嫂子疑心病重,竟是我被你们当成了傻子。”

    “嫂嫂。”

    冯珍珠和冯明珠吓了一跳,金燕芳素来和蔼,她们还从没看过对方如此生气的模样,想到如今自己姐妹纵有·容月貌,却只能借着这个嫂嫂的庇护得以居住在这国公府,若是真把嫂嫂得罪惨了······姐妹俩不敢再想下去,当即跪倒在地,珠泪涟涟的央求道:“嫂嫂千万别生气,刚刚的话求嫂嫂万万保密,不然我们真是没脸做人了。”

    “原来你们还知道。”金燕芳见姐妹俩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一颗心不由得就软了,只是面上却不敢露出丝毫端倪,伸手狠狠捶了桌子两拳,她厉声斥道:“你们好歹也是高门大户里的闺秀,怎的如今竟会生出这样的糊涂心思?

    冯明珠沉稳,冯珍珠却伶俐,此时忙跪爬了几步到金燕芳面前,哭道:“嫂嫂待我们好我们知道,这府里的下人,也没有当面怠慢我们的。我们知道这都是看在嫂嫂的情面上。靖国公府重情义,才能让咱们跟着嫂嫂一起跳出了火坑,可嫂嫂毕竟是这府里的姑奶奶,因为婆家遭难搬回来,最多就是那不懂事的下人背地里嚼几下舌头罢了。可我们如何能和嫂嫂比?即便大家都待我们好,我们姐妹也是处处小心时时赔笑,就怕给人家添了麻烦,让人背地里咒着,什么意思?我们如今住在这里,嫂嫂即便不说,难道心里不明白?我们是那名正言顺能住在这里的人吗?更何况那些高门大户里的纨绔子弟·嫂嫂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就是哥哥,那会子和嫂嫂还是恩爱,却也是隔三差五就往青楼报备一次的。所以······所以我们姐妹就起了个糊涂心思,咱们没有别的贪心·就想着能名正言顺住在这儿,有个好的依靠······”

    她一行说一行哭,因为金燕芳今儿来了就是要说这件事,所以下人丫鬟们已经被她打发出去,只留下自己的一个心腹守在外间,想来也未必能听的分明,此时看见两姐妹哭得可怜·再想起韩栖雪先是寄住在冯家,接着又寄住在这里,正是比姐妹两个还要惶惶不安。她不由得叹了口气,点头道:“你们心里这点想头,我也明白。只是你们不该把主意打到二哥哥头上。

    你们难道没生眼睛?没看见他现在除了那些正事之外,一心一意只在宁嫂子和那几个孩子身上?他哪里有时间多看你们一眼?你们若自恃美貌才学,那更是大错特错,当日婉姐姐嫁进来时·两个姨娘两个通房两个小妾,哪个不是美人儿?即便现在,也不是人老珠黄的时候。二哥哥如果是喜欢美人的·宁嫂子能后来居上?才学就更可笑了,宁嫂子出嫁时,好歹也是个才女,如今她又会那黄梅戏,这京城里哪个女人敢说自己比她更有才华?你们这可不是打错了主意?今儿幸亏宁嫂子给我点了一句,不然若等到这府里风言风语起来,你们那时候还有什么脸面在此立足?就连我也跟着没脸。你们身世坎坷,为自己打算原本没有错,只是这打算错了。想一想宁嫂子当日对我们的照顾,你们如今却打起了她丈夫的主意·你们拍拍胸脯问问自己,亏心不亏心?”

    冯珍珠和冯明珠一瞬间脸孔就涨得通红,手抓着衣襟不敢再说话。金燕芳见敲打得差不多了,这才缓了脸色,郑重道:“今儿我实话告诉你们,二哥哥已经在替你们选人家了·你们是喜欢富贵人家的子弟还是喜欢寒门中胸有大志的学子,自己和我说,我能帮你们的也只有这些。放心,虽说是寒门,不过是比不上我们这贵族侯门,家境也一定是殷实的,不会委屈了你们。”

    她说完,见姐妹两个咬着嘴唇不说话,便哼了一声,然后亲自上去扶起两人,笑道:“怎么?这会子不敢说了?怕羞了?心里想着我二哥哥那会儿的大胆都哪里去了?好了,别废话,这里没有别人,只有咱们几个,难道我还会眼睁睁把你们推进火坑去?若是你们自己不说,那我只好越俎代庖,替你们选了。”

    “嫂嫂,我们······我们只想要个好好过日子的人,只要对我们好,人老实就行。”冯珍珠冯明珠听见金燕芳这样说,才有些急了,连忙呐呐说了一句。心中的希望无情打碎,她们也知道金凤举是不用指望的了。不然刚刚金燕芳就不会说是他替自己姐妹等人选人家,而会说是傅秋宁请了媒婆上门。仔细想想,那几次“偶遇”,对方对自己三人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冷冷淡淡的恨不得敬而远之,只可惜那时心热,竟如同被猪油蒙住了一般,浑然不觉金凤举的避讳,还只想着有朝一日能够鸾凤和鸣,真真是丢脸丢到家。

    金燕芳见她们面红如火,心里也清楚这两人寻思过来,既然她们看开了,韩栖雪那里有她们说就足够。因此她松了口气,便站起身道:“你们这才算看得明白,放心吧,二哥哥是好人,宁嫂子也一直同情你们的身世,自然会替你们找个好人家,不会委屈了你们的。”

    她一边说着,就往门口而去,冯明珠和冯珍珠知道她这是要走了,连忙拉着她的袖子,冯珍珠便红着脸呐呐问道:“嫂嫂,宁二奶奶是不是生了我们的气?”

    金燕芳想起临走时傅秋宁嘱咐的那番话,心中不由得感激她这时候还肯替自己这两个不争气的小姑着想,因沉吟了一下,方慢慢道:“这倒没有。宁嫂子说了,你们有这心思,也只是因为觉着住在别人府里不自在,我二哥哥也的确是好。只可惜他心思不在这上头,不然倒也没什么,这种大宅院里,哪位爷还没有个三妻四妾?所以嫂子倒没生你们的气,只是二哥哥不肯,她唯恐你们白白耽误了,才稍微透露给我知道,让我来劝劝你们。”

    冯珍珠冯明珠听见她这样说,方觉着放下心来,只不过心里总是不自在,因此这以后就没有再去风雅楼,傅秋宁也没在意。之前嘱咐金燕芳给那姐妹两个留脸,不过是因为她们乃是受封建礼教思想毒害的女孩儿,又寄人篱下,才病急乱投医。但对于她们竟把主意打到金凤举头上这件事,毕竟还是有些疙瘩,姐妹三个不来,她倒乐得轻松。

    时光匆匆,眼看着就是中秋佳节,中秋过后就是万国文明会,已经有一些国家的使者进京,更有那大洋彼岸金发碧眼的洋人过来,京城里多了许多异国面孔,引得百姓们都去观看,一时间,原本就繁华热阄的京城更是人潮如织,一片太平风流气象。

    因为《天仙配》已经排演完毕,之前进宫又让太后皇上赞了一回,但即便是宫里,也不常唱这一出戏,唯恐把伶人们嗓子累坏了,耽误了万国文明会这头等大事。不过好歹傅秋宁的差事是暂时卸了下来。于是这几日便只在风雅楼里和康寿院中,或陪金老太君说话,或与几个孩子们玩笑,检查他们的功课。金振翼金绣楠兄妹如今也和她十分厚密,于是阖府上下都称赞这位宁二奶奶真是贤良淑德,虽然身无所出,然而有小侯爷抬举,又有那样出息的四个儿女,将来还怕终身无依?这都是好人有好报。自然,这是下人们的议论,江婉莹霍姨娘之流当然不是这样想的。

    这一日过午因为没什么事,想起之前金老太君看中了雨阶打的络子,她便让雨阶翻找出几色丝线,然后主仆两个往康寿院而来。

    眼看着园中衰草连天,傅秋宁便忍不住感慨笑道:“一转眼,又是秋日了。玉娘嫁了人,眼看着你也要嫁出去。我心里虽然替你们高兴,却也不得不感叹时光匆匆。”

    雨阶和凌云的婚事到底还是成了。虽然雨阶本来打定主意要在傅秋宁身边伺候一辈子,可禁不住傅秋宁再三劝说,说凌云家这个好那个好,到底禁不住让她动了心。只是有一条,凌云怎么说也算是个御林军,他的妻子自然不可能为人奴婢,所以以后雨阶就不能像玉娘那样仍留在傅秋宁身边服侍,每每想到此处,她就觉着眼圈发红,只是转念一想,能脱了奴籍,总算也是好事儿。因此方按下满心惆怅,这会子听傅秋宁这样说,忍不住也觉着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

    表面上却笑着道:“奶奶不必这样伤感,时光是匆匆,可奶奶的福泽却是一日比一日深厚了。今年的院试锋哥儿固然没办法参加,可是再过三年,我觉着锋哥儿怎么也能中个秀才回来,之后再大一点,保不齐就是举人进士,娶个贤淑的大家闺秀孝顺您,岂不好?娇姐儿也要嫁人了,还有翼哥儿和三姑娘,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喜事,可见是奶奶的福泽厚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