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高一筹 第一百三十八章:大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小侯爷这两日往晚风轩跑得勤,却又不在这里过夜,可是有什么事非要在夜间办呢?瞧瞧这黑眼圈,倒像是用墨汁画上去似的。虽然您身负重任和皇上的期望,不过也该善自保养才是,您可是这国公府中的顶粱柱呢。”傅秋宁款款在金凤举对面坐下,似是殷勤劝说,不过金凤举看着她的笑容,却总觉着她是话中有话一语双关。

    于是咳了一声,也便话中带话道:“忙碌些倒没什么,只是有太多事要操心,不必别的,只说秋宁你,住在这晚风轩中,就是我的心头患,什么时候你肯搬去风雅楼,我才能放下心中大石。唉!”

    “这几日晚风轩倒的确是有些奇怪。”傅秋宁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先是那些蛇,竟然这个时节就钻出来了,往常总要晚将近半个月才能看见呢。接着这两天晚上又闹鬼,那鬼更可笑了,一开始说是这院子中的冤魂,我却想起爷告诉过我,这院子里的小妾明明是沉塘死了。就问她是不是走错了地方,只问了一句,她竟然一声不吭就走了,可见是真找错了地方,爷说好笑不好笑?这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糊涂的鬼吗?尤其是一个死不瞑目怨气深沉的鬼,她竟然连害她的人住在哪里都不记得了。”

    金凤举表面上还是十分震惊,事实上身上早出汗了,点头道:“秋宁你说的没错,是有些反常。只不过,这晚风轩终究是不安生,不如……………”

    不等说完,便被傅秋宁打断了,听她微笑道:“这有什么?妾身倒觉得,这样一来,晚风轩还热闹些先前的确有些清冷了,幸亏爷体恤,拨了这么多人来伺候,如今又有这样有趣的插曲。我住得好好儿的,小侯爷不要再打什么主意了。”

    金凤举颓然叹了口气他明白,事情至此,无论傅秋宁有没有看穿自己玩的这些把戏,这次行动都是以完败告终。

    “爷今儿瞪上还要出去吗?“见金凤举不知不觉将一杯茶喝完,傅献宁就又为他续了一杯,却听金凤举咬牙道:“不出去了,这些天冷落了爱妻,今晚也该好好温存温存。”哼哼让你给我这样有精力,今晚非好好榨干了你不可。

    傅秋宁双颊微红,双眼却是半点不让的对上金凤举带着些恶狠狠地露骨目光,心想放马过来啊,哼,到底谁榨干了谁还不一定呢。

    金凤举承认自己实在是再想不出什么好主意逼傅秋宁搬出来了,和老太君一说,只把老太君也听得傻眼最后只好给孙子出了个主意道:“婉莹向来城府深,你不如让她帮你想个办法,不过也不急在这一时,听你说的,秋宁八成是已经看穿了你捣的鬼要是逼太紧,反而不美。

    唉!你奶奶我活了大半辈子,也是头一次遇见这样的女人论理,你一个小侯爷,本不必如此迁就,奈何你如今心里有了她,那可真就是只能束手无策了。”

    因此金凤举想着冷落了江婉莹这些日子,又有那天两个孩子在他肩头痛哭的情景,虽然心里也明白九成九是江婉莹授意孩子们来自己面前痛哭的但到底心疼。因此便去了清婉阁,只不过到底还是有些冷淡只说这一次的事情是江婉莹搞砸了的,让她想办法让傅秋宁搬出晚风轩不然自己不会原谅她。

    江婉莹这一次真是吃了一个天大的亏,不过好在表哥总算松了。。

    至于傅秋宁是否搬出晚风轩,还可以再观察观察。于是这事儿就暂且放下。

    如此过了半个月,这半个月中,金鹏展终于去江南上任了。临行之时,金凤举和金鸾峰兄弟两个分别包了一万两银子的红包给他,不用说,两兄弟是一样心思,就是用这个举动告诉他:银钱自家有的是,千万不要去贪图那些黑心盐商的。其他人也都纷纷各有表示,不提。

    刘氏却终于还是将一双儿女留在了府中,自己随着丈夫南下,另外带了几个姬妾,韩姨娘和明艳姨娘则与各自儿女留在了府中。只不过刘氏也不放心将孩子托给她们,好在儿女都大了,就住在金老太君的康寿院,有下人照顾着便好。

    这一天金凤举下了朝,荣亲王拉住了他的胳膊说什么也不肯放开,言说今日若不去王府,两人就再也见不到了。金凤举无奈,心想也该去看看了,姐姐不是不通情理的人,怎么这一次如此的不依不饶?

    姐夫毕竟是亲王,她想怎么样?这善妒的么声一旦传开,在皇上和太后面前都不好交代啊。

    因举步正要走,就见金玉身旁的一个小厮骑着马赶过来,还不等从马上下来就大叫道:“侯爷,快快回去,家里出大率儿了。

    “出了什么事?”金凤举面色登时一白,只看这小厮的神情,很显然,家里出的这件大事不是什么好事情。

    “姑姑奶奶回京途中,全家全家都让悍匪给劫了,听说冯大人和姑爷当场丧命,姑奶奶和小姐们生死不知,老太太刚刚晕了过去,二太太哭的泪人儿似的,偏二老爷去京郊了,这会儿已经打发人去找了,老爷让您赶快回去,如今峰大爷已急着出去找人问询了。”小厮滚下马来,大概也知道事情重大,顾不上气喘吁吁,一口气将事情说了,不等说完,一旁的金凤举和金明甚至是荣亲王都惊了个目瞪口呆。

    “姐夫”金凤举只说出了一句话,荣亲王便了解了,连忙道:“你快去忙吧,稍后我也派人出去帮着打听。”话音未落,只见金凤举翻身上马绝尘而去,剩下金明也急着往侯府跑,只有那个来报信的小

    厮,实在是跑不动了,就坐在墙根下喘气。

    金凤举从府门前下马,此时府中已经是乌云压顶,不时就有啜泣声从周围传来。金燕芳是一个很好的人,做女孩儿时就温柔大方,很得下人们的爱戴,如今听闻她遭此大难,许多人都忍不住掉下眼泪。想也知道,落在了悍匪的手里,身为女人,那还有好儿吗?

    他急匆匆来到康寿院,只听里面传来震天的哭声。

    金玉此时也在,只是母亲和弟媳都哭了个不能动弹,让这位国公爷也不知该如何是好。看见儿子进来,老头儿松了口气,连忙道:“凤举,如今家里可就你一个主心骨了,你快想想,要怎么拿这个主意?”

    “凤本……凤举啊……快想办法救救燕芳,我就她一个女孩儿

    ……”方夫人一看见金凤举就扑了过来。金凤举看的心酸,连忙扶住了她道:“二婶千子保重身子,我发誓,只要芳妹妹活着,无论她遭遇了什么,只要能把人救出来,侄儿定不惜一切代价。日后这府里,也绝不许有一人慢待于她,侄儿会为她遮挡一切风雨,必让她一生如意平安。”这话说的似乎有些突兀,更不该由金凤举来说,须知金燕芳回来,自然住在金石府中,自有她父母为其做主。然而金凤举很明白,现在只有这话才是最能安抚方夫人的。冯大人和儿子惨死,偏偏只有女眷们不知所踪,其下场众人即使不说,心里也是明白的。将来即便救出,那也没有面目芶活,就算自己不想死,在国公府这样的门第,为了保住清名,也要逼她死。就如同傅秋宁预料的自己被休回家去的结局一般。

    所以方夫人如今暂时担心的却不是女儿性命,既然没有当场被杀,就说明应该还活着,以金家如今的势力,要救出人来也不是不可能。

    她最最最担心的,是女儿救回来之后。

    慈母心怀,自然是盼着女儿好好活下去。可是即便连自己的丈夫,她都不知道能否说服,毕竟身在富贵门中,在这“百年望族”的大帽子下,每一个人都要做好了随时为家族和名望牺牲的觉悟和准备,更别提是一个失贞的女人。

    如今金凤举一句话,便将方夫人所有的担忧都承担了下来。他现在就等于是这整个国公府的灵魂人物,虽然年轻,虽然为人子侄,然而他的话,即便连父亲叔叔,哥哥姐姐也不得不重视,他说要保金燕芳,即便是父亲和叔叔,也要卖他几分面子。如此,女儿的性命终于有了保证。

    更何况,大伯子和丈夫也未必是铁石心肠的人,有了金凤举的话,他们大概也乐得顺水推舟,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安抚了方夫人,金凤举又来到母亲面前,江夫人虽然不至于像方夫人那样悲痛,心里也是有些难受的,正拿帕子擦眼泪,见儿子过来,便哽咽道:“定要好生想个法子,先把人给救出来再说……”说到这里,也说不下去了。

    “是,这事儿自有儿子努力,母亲莫要悲伤,保重身体要紧。”

    金凤举替母亲拭了泪,又来到老太君面前,握了她的手坚定道:“老祖宗且放宽心,您这样的年纪可禁不住悲痛过甚,一切有孙儿在,只要燕芳还活着,孙儿定然救出她们母子。”老太君哭的眼睛都肿了,如今只知道点头,拉着金凤举的手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