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高一筹 第一百零八章:心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这里李德正在廊下接过小太监手里的茶壶,又回到御书房。替皇上沏了杯茶递过去,却听皇上问道:“你刚刚和凤举在外面嘀咕什么呢?”因为金凤举是荣亲王的小舅子,和皇家也算带着姻亲,所以私下里皇上只唤他的姓名,这自然也是恩宠的一种表现。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皇上。小侯爷向奴才打听皇上是不是膳食用得不好呢,说您颧骨都突出来了,看他那模样,倒是心疼的,还说晚上带样新奇东西来给皇上开胃,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论理皇上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不过想来既然小侯爷这样说,也是有几分把握,奴才这心里还真是好奇呢。”

    皇帝抚摸着茶杯,久久不语,半晌方舒展了面容笑道:“难为他,想来也是费尽心思搜罗了。既如此,你去让人传口谕,宣荣亲王和王妃进宫,既是凤举带来的东西,没道理不让他们这姐夫姐姐尝一尝。

    唔,只怕是早已尝过了也未可知。”李德正心中一跳,忙陪笑道:“奴才却觉着荣亲王未必知道呢,不然他也是有孝心的,不早来皇上面前献宝了?”

    皇帝微微一笑,点头道:“也是,那是个藏不住心事的,大事上还知道隐忍,这些小事,早就喊得满天下皆知了。凤举又是个谨慎性子,断断不会做下这样没算计的事情落人口实,既如此,你派人去宣旨吧。”

    “是。”李德正答应一声,出了门才擦擦头上冷汗,暗道皇上如今年纪大了,猜疑心也越发重起来,能得到这样儿的评语,荣亲王和小侯爷就都算是不简单的了。

    且说金凤举回到家中,果然一堆人聚过来问他,当下只好将皇上旨意说了金老太君和江夫人等心中就都有些不快,暗道怪不得先前赏了那许多东西,却是要大过年差遣人办事儿,怎也不该这样霸道,好歹老爷还没回来呢,这差事又是危险的一旦有个三长两短,他们爷儿两个都见不到不等想完就自觉这想法实在是太不吉利,忙又在心中唾弃自己,再祷告几声。

    因汇报完了,金凤举在人群中没看到傅秋宁就问老太君,金老太君道:“先前说孩子们要睡午觉就要回晚风轩,我没让,如今在暖阁儿里睡着呢,你过去瞧瞧吧。”

    金凤举点头,来到暖阁中,果然就见金藏锋和金藏娇都睡在炕上,金篆和芦huā则在下面的榻上睡下,傅秋宁和雨阶玉娘等都坐在椅子上,以手支着下巴,闭着眼睛打盹儿。

    “倒是我的错让你们如今也不得睡个午觉。”金凤举走到傅秋宁身边见她一惊而醒就要起身,忙按着她肩膀坐下,小声笑道:“无妨,我也没什么事儿不过外面闹,所以进来躲个清静。”玉娘和雨阶也醒了都拜见了金凤举,傅秋宁笑道:“你们别都耗子似的不敢出声,两个孩子睡了也有小半个时辰,如今天短,并不敢让他们睡很久,不然晚上睡不着。”因又看向金凤举道:“让你进宫却是要做什么呢?用这么多东西来贿略,可见是棘手的事。”

    雨阶和玉娘已经退出去了,金凤举便微微一笑道:“还能有什么?

    昨晚和你说的呗,只是我也没想到这样快。这个时候儿过去,若是利索些处理了,或许争取过年前回来,还能合家团圆。”

    傅秋宁点头道:“这趟差事听上去竟不是好相与的,爷南下后务必小心谨慎,保重身体,切记平安为要。、,

    金凤举看着他,面上笑容越发灿烂,轻声道:“你这可是担心我?

    得你这耳话,我十分开心呢。”傅秋宁心中一动,却垂下眼帘,淡淡道:“爷万万莫要多心,我也是因为和你在一条绳子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焉能不关心呢?”金凤举听她这话里意思,分明是又将两人关系撇了开去,心中有些焦急和不悦,便咳了一声道:“秋宁,你真的就这样生分?可知你是我的发妻,若是名副其实,今日那五品诰命的凤冠霞帔,就该是你的。不过却也不急,来日方长,只要你与我琴瑟和鸣,不怕不做到一品诰命。”傅秋宁冷笑一声道:“凤冠霞帔?一品诰命?我还真不稀罕。只求这一世里惬意平安就好。我看婉妹妹倒真是十分喜欢,爷只要想着她就好了。

    金凤举面容一僵,好半晌才苦笑道:“我知你心中是怎样想我。

    你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子,许多想法是这世上其他女人连想也不敢想的。只是我的心思,你也未必明白,婉莹她总觉着不是过去的婉莹了。且我对你,也并非只是因为得不到,才会如此……………”“爷,有些话,何必说得这样明白?我心里也清楚。其实能做爷的红颜知己,于我来说,已是得偿所愿,再不愿去做其他的痴心妄想。”傅秋宁为金凤举倒了一杯茶,趁机打断他的话。

    金凤举痴痴看了她半天,终于长叹一声,将那茶轻啜了一口,才又收起眼中万般情意,淡淡道:“想来庄子上的蔬菜也该来了,我出去看看。”傅秋宁也站起身道:“既如此,娄让玉娘和雨阶回去将韭huā酱和那海鲜酱都带过来,只可惜那是我自己弄的,手艺粗浅,怕不好吃呢。”“我吃着就是极好的了,秋宁勿要妄自菲薄。”金凤举笑着说完,便出了门。这里傅秋宁盯着他颀长潇洒的背影半晌,也黯然坐下,心道金凤举啊金凤举,你固然是人中龙凤,奈何咱们有缘无分,就都不必多想了。你只说你的婉妹妹变了,你可知若是我爱上你,同样也不愿别的女人得到你,与其要强压着这份痛苦,我宁愿不爱,你心里也莫要怪我。这世上有许多事情,都是终不能遂人愿的,如你我这般还能做个知己,已经是难得,何必还非要贪心那更进一步?恨不相逢未嫁时,这份无奈也只能伴我们终生了。

    心中想着,便叫玉娘和雨阶进来,吩咐她们回晚风轩拿自己做的海鲜酱和韭huā酱。这些都是她在现代特意从书上学过的,虽然不如那些买到的涮锅酱料一般鲜香,也是差不多了,不然也不能将金凤举和金明吃的肚子滚圆不能动。

    因不多时,玉娘雨阶抱着酱坛子回来,金凤举也进来兴致勃勃道:“秋宁快去看看,菜都已经运过来了,我挑了最好的,等晚上送进宫去,其它的随你处置。一大家子人都好奇,等着看你弄这与众不同的火锅呢。

    傅秋宁答应一声,出来看时,只见大厅里已经摆好了桌子,人人桌上一个锅,她便忙着让人取枸杞山药大枣等做汤底,又去厨房亲自拌着酱,何氏江婉莹许氏霍氏等都在旁边看着,因为金凤举的提议,就连金鸾峰也顾不上什么礼数,也在旁边仔细观察傅秋宁的每一个步骤。

    “这就好了,只等着吃的时候每人盘子里放一些,蘸着涮肉涮菜吃。”傅秋宁停下手,看着面前一大盆酱淡淡道:“其实是极简单的,倒叫大家失望了,只是也别想怨我,我可没让你们过来看,是你们一个个非跑来学,我说根本不用学,你们还不信,只当我藏私,如何?

    现在知道了吧?”傅秋宁说完,众人忍不住都笑起来,许氏在一旁也笑道:“真真如此,看上去简单至极,且这卖相儿也不好看,黑乎乎的,哪里让人喜欢吃?真不知爷怎么就夸得天上有地上无的。”

    江婉莹笑道:“妹妹又犯了老毛病,从来都是以貌取人,如今连吃食也这样,前年府里大厨子做的那枣泥甜饼,你说看着像坨屎,结果吃起来,谁都不如你吃得多,一直到今儿个,还属你〖房〗中要那甜饼要的最多呢,如今却又说这酱不好看,我等着看,你有本事,等下就不要吃。

    一番话说得许氏哑口无言,面上隐隐变了颜色,冷哼一声道:“我凭什么不吃?就不爱吃,也总得照顾爷的面子,从前我便是不会做人,不知道顺着爷的心意,所以爷也不喜欢我,有些人就不一样,最懂得讨爷欢心了。爷喜欢的东西喜欢的人,即使心里恨得想毁了杀了,脸上也笑得像一朵huā儿似的。”傅秋宁心想这就是女人,一旦恨起来,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场合地点?就算心中有气,也不好当着金鸾峰的面儿就这样含沙射影的吧?因向在场唯一一个男人看过去,果然就见他面色有些尴尬,于是忙笑道:“让大哥见笑了,其实都是些粗浅东西,大哥走南闯北,不知吃了多少的山珍海味,哪会将这些玩意儿放在眼中?都是凤举,他吃着好就兴头起来,倒像是我小题大做似的。”

    金鸾峰松了口气,呵呵笑道:“过谦了,这东西的确十分有意思,虽是粗浅东西,却是粗中有细,凤举也是极赞的。是了,我想起还有一些他名下的店的账目未结,这就要出去和他说。

    ”一边说着,忙不迭的避出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